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26章 - 欧文·福特的告白  

2011-06-05 22:17:49|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遗憾吉尔伯特出去了,”安妮说:“他不得不去——村里的艾伦里昂出了严重事故。他要很迟才能回家。但是他让我告诉你,他明天会赶个大早去送你的。唉,真是让人丧气,今天是你在这里的最后一晚,苏珊和我本来计划要好好地办个宴会欢送你一下。”

她坐在花园小溪旁吉尔伯特亲手做的长凳上。欧文·福特在她前面,靠着一棵黄桦青铜色的树干站着。他面色苍白,脸颊深陷,明显被一夜无眠。安妮瞥了他一眼,心想夏天带给他的活力到哪儿去了。是写书太辛苦了吗?最近一个星期他看起来精神都不是很好。

“我很高兴医生出去了,”欧文慢慢地说:“我想单独跟你谈谈,布莱思太太。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什么人,要不然我会疯掉的。这一个星期我都在试图说服我自己——但是我不能。我知道我可以信赖你——再说,你能理解我的。有一双像你这样的眼睛的女人总是善解人意的。你是那种可以让人倾诉的人。布莱思太太,我爱莱斯利。我爱她!哦,这样说似乎还不足以表达我对她的心意!”

他情绪那样激动,以致于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他转过头把脸埋在手臂里,整个人都在颤抖。安妮着看他,大为震惊。她从没想到这上面去!直到现在还是想不到——她怎么会一点都没察觉呢?现在看起来这是多么自然和不可避免的一件事啊。她不禁怀疑自己怎么会这么瞎呢。只是——只是——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在四风港发生过。也许在世界上别的地方人类的激情可以蔑视习俗或法律——但是这里绝对没有。莱斯利接收夏天的寄膳者已经有十年之久了,也从来没发生这样的事。也许是因为那些人中没有像欧文·福特这样的;也许是因为这个夏天的莱斯利生动活泼而不是往年冷冰冰闷闷不乐的女孩。哦,怎么都没人想到呢!科涅利亚小姐为什么没注意到呢?科涅利亚小姐总是时刻对男人提高警惕的啊。安妮不禁有点不讲道理地怨恨起科涅利亚小姐了。她心里暗自呻吟。事情已经发生了,怪谁都没有用。那么莱斯利——莱斯利怎么想呢?安妮最担心的就是莱斯利。

“莱斯利知道吗,福特先生?”她安静地问。

“不——不,——除非她已经猜到了。我还没有卑鄙到告诉她,布莱思太太。 我无法抑制地爱着她——这就是全部了——我的痛苦已经让我无法忍受了。”

“她喜欢你吗?”安妮问,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欧文·福特激烈地否定回答。

“不——不,当然不是。但是如果她是自由身,我会让她喜欢我的——我知道我可以。”

“那的确是可能的。”安妮想。她很同情但还是用无可置疑的口气大声地说:“但她不是自由身,福特先生。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走开,让她过自己的生活。”

“我知道——我知道。”欧文呻吟道。他坐在绿色的草岸上,闷闷不乐地盯着琥珀色的流水。“我知道我什么都不能做——除了客空气气地跟她说,‘再见,摩尔太太。感谢你这个夏天的照顾。’就好象我是对着一个我来的时候期望会见到的那种丰满又开朗、风风火火、精明的乡下主妇。然后我会像任何一个诚实的寄膳者那样支付房费!哦,这太简单了。没有疑虑——没有困惑——前往世界尽头的道路笔直在我面前!而我将会踏上这条道路——你不用害怕我不肯走,布莱思太太。但是走在烧得通红的烙铁上也比走这条路容易啊。”

他声音里的痛苦让安妮退缩了。面对这种情形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谴责是不可能的——忠告是不需要的——同情在这种强烈的痛苦面前又好像很虚伪。她只能对他怀抱着一种混杂着怜悯和遗憾的复杂情绪。她心疼莱斯利!难道这个可怜的女孩遭的罪还不够吗?

“如果她过得幸福,那么离开她还不是这么难,”欧文激动地重新开始倾诉:“但是想到她过的人间地狱般的生活——想到我走后她一个人面对的什么样的生活。那是最糟糕的事情。我愿意用我的性命去换她的快乐——但事实却是我什么也帮不了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她走向悲惨的人生——在空洞、无意义、贫瘠的日子无望地老去。这么想简直让我要疯掉。我在别处过着我自己的生活,再也见不到她,但却知道她在忍受什么样的生活。那太可怕,太可怕了!”

“她的日子的确过得非常艰难,”安妮悲伤地说:“我们——她这里的朋友——都知道她过得有多辛苦。”

“而她本该拥有最丰富的人生。”欧文抑制不住地说:“虽然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但她的美只是她所有的天赋中最微不足道的。她的笑声!我整个夏天都在费尽心机想逗她笑,只为了能多听到那动听的声音。而她的眼睛——它们就像那边的海湾一样蓝一样深处。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蓝色——还有金色!你见过她头发放下来的样子吗,布莱思太太?”

“没有。”

“我见过一次。我那天本来要去岬上和吉姆船长去钓鱼,但是天气太糟了没法出海,所以我又回来了。她趁着下午家里没人就洗了头发,我回来的时候她正站在阳台上,在阳光下把头发弄干。那一头瀑布一般直到她脚踝的头发像是有生命的黄金泉水。当她发现我的时候就匆忙进屋去了,风吹起她的头发,飘散的发丝卷裹着她——就像站在云上的达那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爱她——从我看见她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爱上了她。她只能住在这里——照顾狄克,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而我只能怀抱着对她的枉然的爱渡过余生,甚至不能给予她一个普通朋友的一点小小的帮助。我昨天一整夜都在海岸徘徊,一遍又一遍地被这样绝望的念头折磨。管如此,我心里永远不后悔来到四风港。对我来说,如果不认识莱斯利,那是更大的遗憾。爱上她却不得不离开她是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但是不爱上她更是不可设想的。我知道这话听起来非常疯狂——当我们想用有限的词汇来表达我们这些可怕的情感的时候,听起来总是十分愚蠢。它们是不可言传的——只能感觉和忍受。我不该讲这些的——但是这让我好受了一些。至少,它给了我明天早上体面地离开的力量。你会时常写信给我吧,布莱思太太,告诉我有关她的消息?”

“我会的。”安妮说:“哦,我真遗憾你要走了——我们会想你的——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如果不是这样你本来可以夏天经常回来。也许,将来有一天,当你可以忘了这事的时候,也许——”

“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而且我永远不会再回到四风港。”欧文简短地说道。

静默和薄暮降临花园。远处的海洋正温柔地拍打着沙洲。吹过白杨的夜风听起来像一些忧伤、奇异、古老的咒语。他们面前一棵纤细的小白杨的身影镶嵌在西边淡黄、翡翠和玫瑰色交织的天幕中,颤抖的叶子和树枝像是可爱的小精灵。

“多美啊。”欧文指着小白杨说,似乎他刚才跟某人正在谈论风景。

“美得让我心痛。”安妮柔声说:“太美好的事物总是让我觉得受伤——我记得我小时候称它为‘奇怪的痛苦’。为什么这种痛苦和完美这么密不可分?当我们发觉再也没有什么能超越这种完美的时候,它是终极的痛苦吗?”

“也许吧。”欧文梦呓般地说:“那是禁锢在我们内心的灵魂呼唤它的伴侣时完美的表达。”

“你好象是感冒了。你最好上床睡觉的时候在在鼻子上擦点兽脂油。”科涅利亚小姐刚从枞树间的小门迈步进来,正好听到了欧文最后的那句话。科涅利亚小姐喜欢欧文,但是这可是事关原则的事,听到一个男人说出莫名其妙的话,她可不能不斥责一下。

科涅利亚小姐的喜剧角色冲淡了现场的悲剧色彩。安妮已经相当紧张的神经得到了放松,甚至欧文也笑了。当然啦,伤感和激情在科涅利亚小姐面前也得暂时退缩。但是对于安妮,之前与欧文交谈的那一会儿,显得那么无望、黑暗和痛苦。这一夜,安妮失眠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