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33章 - 莱斯利返家  

2011-06-05 22:12:44|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星期后莱斯利·摩尔独自回到了家,在这所老房子里她曾经度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涩岁月。在六月的曙光中,她穿过田野向安妮的小屋走来,悄然现身安妮的芬芳花园。

“莱斯利!”安妮惊讶地叫道,“你从哪儿冒出来的?我们都不知道你回来了。为什么都不写信告诉我,我们好去接你。”

“我不知道写些什么,安妮。我无法将这一切诉诸笔墨。而且我想静悄悄地回来不要惊动任何人。”

安妮拥抱了莱斯利,温柔地亲了亲她的脸颊,莱斯利也亲切地回吻安妮。她看起来有些苍白和疲惫,当她在星星点点般闪烁的水仙花丛边坐下的时候,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一个人回来的吗,莱斯利?”

“是的。乔治·摩尔的姐姐来蒙特利尔接他回家了。可怜的人,他很难过与我分开——虽然他的记忆刚恢复的时候,我对他只是个陌生人。他刚开始努力恢复记忆的时候十分困难,狄克的死对他来讲似乎才是昨天的事。那对他真的很难,我只能尽力帮助他。后来他的姐姐来了,那对他还好接受一些,因为他觉得自己没几天前才见过她。幸运地是她变化不大,所以那也帮了他不少。”

“这件事真的太不可思议了,莱斯利。我们到现在都还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我也是。一小时前当我进入那边的房子的时候,我觉得那一定是一场梦——狄克一定在那里,带着他长久以来的孩子一样的笑容。安妮,我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既不高兴也不难过——或是别的什么感觉。我感觉好像突然什么东西把我的人生撕开了两半,中间留出了一个可怕的空洞。我觉得好像我不再是我——好像我不得不变成其他什么人而我又一时无法习惯。那给我一种可怕的孤单、茫然、无助的感觉。再见到你真好——你好像是我漂泊不定的灵魂之锚。哦,安妮,我害怕所有的一切——八卦呀好奇呀询问呀。想到这些,我真的连家也不想回。当我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大卫医生在车站接我——他把我带回家。可怜的老人,因为他以前告诉我狄克已经无可救药,所以他现在觉得抱歉。‘我的确是这么想的,莱斯利,’他今天对我说,‘但是我应该告诉你不要只信赖我的意见——我应该告诉你去咨询专家的。如果我当初这么做了,你就能少过这么多年的苦日子,可怜的乔治·摩尔也能少浪费许多年。我非常自责,莱斯利。’我告诉他不要再自责——他只是做了他认为正确的事。他对我一直很好——我无法忍受看他为此事如此烦恼。”

“那么狄克——我是说——乔治,他的记忆已经完全回复了吗?”

“差不多。当然了,他还有很多细节记不起来——但他每天想起来的越来越多。他在狄克被埋葬的当天晚上外出散步,身上带着狄克的钱和手表,还有我写给狄克的信,他打算把它们一起带回家给我。他承认,他去了一个水手们常去的地方——而且他记得自己喝酒了——其他的就都想不起来了。安妮,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他想起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我说,‘你认得我吗,狄克?’他神智清明但是表情困惑地看着我,回答说,‘你是谁?我以前从没见过你。而且我的名字不叫狄克。我是乔治·摩尔,狄克害黄热病昨天死了!我在哪里?我出什么事了?’我——我晕过去了,安妮。而且直到现在我还感觉好像是在做梦。”

“慢慢地你会适应的,莱斯利。你还很年轻——大好人生在你面前——你会有许多美好的岁月。”

“也许再过些时候我能这么看这事,安妮。现在我只觉得太累了,一点也不关心将来会怎么样。我——我——我很孤单,安妮。我想念狄克。太奇怪了不是吗?你知道,我真的喜欢可怜的狄克——我想我应该说乔治——我就像喜欢一个什么事情都得依赖我的无助的孩子。承认这一点真的很不好意思,因为,你了解的,狄克离开前我是多么恨他、看不起他。当我听说吉姆船长正把他带回家的时候,我还想我对他的感觉还是不会变。但是当他回到家,我发现我对他只有怜悯——虽然想起他过去的种种,我还是觉得厌恶。这使我觉得伤心和苦恼。后来我想,那可能只是因为他出的意外使他变得如此无助并且人也变了许多,所以让我产生了怜悯之意。但是现在我知道了,那是因为根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卡鲁知道,安妮,我现在知道卡鲁早就知道了。我以前总觉得奇怪卡鲁怎么不认狄克,狗通常是很忠实于自己的主人的。它知道回来的不是他的主人,而我们却全然不知。你知道我以前从未见过乔治·摩尔。我现在想起来了,狄克以前曾偶尔提起过,他在新斯科舍省有一个堂兄弟,长得跟他就像双胞胎一样。这事我早忘得一干二净了,而且我怎么都想不到这事竟会如此重要。

“哦,安妮,我忘不了四月的那个夜晚,当吉尔伯特告诉我,他认为狄克可能医得好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关在痛苦的牢笼里的囚犯,牢门已经被打开了,我可以跑出去了,却发现自己仍被铁链牢牢地锁住。那个夜晚我感觉一只冷酷无情的手正在把我拖回牢笼——一个更加可怕、可憎的牢笼。我不怪吉尔伯特,我觉得他是对的,而且他已经很好了——他说如果考虑到手术的费用和不确定性,我可以决定不要冒险,他一点也不会责怪我。但是我知道我应该如何决定——可是我无法面对它。我整夜在地板上转来转去,像一个疯女人,我强迫自己去面对它。但是我没办法,安妮,我做不到。所以当早晨来临,我咬紧牙关决定不做手术,让一切维持现状。我知道这么做很缺德,还好我没有一直坚持那个决定,否则现在我就受到报应了。但是那一整天我都努力维持那个决定。那下午我必须去村里买一些东西,因为那天狄克比较安静,所以我就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那天我在村子里稍稍呆久了一些,他大概觉得孤单了,当我回家时,他像个孩子一样跑出来接我,脸上带着天真快乐的笑容。那一刻,不知怎的,安妮,我崩溃了。他那可怜兮兮、茫然的脸上露出的那一个微笑使我无法再硬起心肠。我觉得如果我那么做,就好像在剥夺一个孩子成长的机会。我知道无论结果如何,我一定要给他这个机会。因此我来这里告诉吉尔伯特我的决定。哦,安妮,你一定觉得我离开前那几个星期表现得很糟糕,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除了我必须要做的事情外,我什么都不敢想,任何与我有关的人和事都可能会动摇我的决心。”

“我知道——我了解,莱斯利。而且一切都过去了——你的枷锁打破了——再也没有牢笼了。”

“没有牢笼了。”莱斯利心不在焉地复述安妮的话,纤长、棕色的手指拨弄着身边的小草。“但是——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安妮。你——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在沙洲上我告诉你的愚蠢念头吗?我发现一个蠢人很难很快克服自己的愚蠢。有时我觉得可能一辈子都克服不了。而且当个那样的蠢人甚至比当一只栓在链条上的狗还不如。”

“等你消除了疲劳和不知所措后,你会感觉不一样的。”安妮说,因为知道莱斯利所不知道的,她没有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的同情。

莱斯利将自己那金发灿烂的头靠在安妮的膝上。

“无论如何,我还有你。”她说,“有你这样一位朋友,人生就不会是完全空虚的。安妮,拍拍我的头——就好像我是一个小女孩——像妈妈一样抱抱我——让我告诉你,自从那晚在岩石海岸遇见你,你和你的友情对我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