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21章 - 障碍清除  

2011-05-05 20:19:57|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妮,”一阵短暂的沉默后,莱斯利突然说:“你不知道又能和你一起坐在这里是多么好——一起干活——一起聊天——一起沉默。”

她们正坐在流经安妮花园的小溪边的蓝眼花草地上。溪水在她们身旁闪耀着,浅吟低唱着;桦树在她们身上投下斑驳的树影;玫瑰开满了一路小径。太阳正在西垂,空气中交织着各色音响。有小屋后的冷杉间的风声,有沙洲上的海潮声,还有远处教堂上的钟声,在那儿安睡着安妮的小女孩。安妮喜爱教堂的钟,虽然现在它带来了哀伤的感觉。

安妮好奇地看着莱斯利,后者已经把手头正在缝制的女红丢在一边,一副不吐不快的架势,这样的莱斯利是很不寻常的。

“在那个你性命垂危的可怕夜晚,”莱斯利继续说:“我一直在想,也许我们将再也没有机会一起聊天一起散步一起工作了。我那时才明白你的友谊对我是多么重要——你是多么重要——还有我是一个多么令人讨厌的小畜牲。”

“莱斯利!莱斯利!我可不允许别人这样称呼我的朋友。”

“那是真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令人讨厌的小畜牲。我必须告诉你真相,安妮。我想这会让你看不起我,但是我必须要向你坦白。我恨过你,安妮,去年冬天和今年春天好些时候我都恨过你。”

“我知道。”安妮平静地说。

“你知道?”

“是的,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出的。”

“而你却还是继续喜欢我当我的朋友。”

“嗯,你只是偶尔才恨我,莱斯利。其余的时间我想你是爱我的。”

“我当然是的。但是另外那种可怕的感觉总是躲在我心里的阴暗处,破坏我对你的感情。我尽量压制它——有时我忘记它——但是它还是不时会汹涌出来淹没我控制我。我恨你因为我妒忌你——你有可爱的小屋——爱——幸福——快乐的梦想——所有我想要的但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的一切。哦,我永远得不到!那就是扎在我心里的刺。如果我有任何可能改变命运的希望,我就不会妒忌你了。但是我没有——我没有——那不公平。这让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它让我觉得深受伤害——因此我有时会恨你。哦,我真惭愧——惭愧得要死——但是我无法克服它。

那个晚上,我担心你要死了,我想我要为自己的邪恶受惩罚了,那时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爱你。安妮,安妮,自从我母亲死后,我从来没爱过什么,除了狄克的老狗——真可悲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去爱——生活如此空虚——没有什么比空虚更坏的了——我本来可以更爱你——但这可怕的东西毁了它——”

莱斯利激动地发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莱斯利,”安妮恳求道:“哦,不。我了解——我们再也不要提它了。”

“我要说——我要说。当我知道你会活下去的时候,我就发誓一旦你康复了就告诉你一切——我是多么配不上你的友谊。我很害怕——你会恨我,不愿再做我的朋友。”

“你不需要害怕,莱斯利。”

“哦,我真高兴——真高兴,安妮。”莱斯利紧紧地攥住自己那双因过度操劳而变黑变硬的手,好使它们不再颤抖。“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每一件事,现在我要开始讲了。我想你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了——我不是指那天晚上在海岸——”

“不,我记得。那天晚上吉尔伯特和我正驾车要到我们的新家来。你正赶着鹅从小山上下来。我记得一清二楚!我被你的美丽震慑住了——后来好几个星期我都想知道你是谁。”

“我知道你是谁,虽然我没见过你们。我已经听说新来的医生和他的新娘就要住进罗素小姐的小房子里去。那一刻,我恨你,安妮。”

“我感觉到了你眼里的怨恨——但是我还是怀疑——我以为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因为没理由啊。”

“理由就是你看起来如此幸福。哦,你现在该同意我了,我是一只令人讨厌的畜牲——仅仅因为另外一个女人幸福就恨她——而且她的幸福又与我没有任何关系!那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不去拜访你的原因。我知道我应该去的——即使是我们四风港最简单的习俗也有这样的要求。但是我做不到。我经常从窗户里看你——我可以看见你和你的丈夫晚上在花园里散步——事或者你跑下白杨小径去迎接他。那一幕触痛了我。但是我心里另一方面仍然觉得,如果我不是这么悲惨,我应该会喜欢你,而且我将找到在我过去的人生里从未有过的——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真正的亲密朋友。然后,你还记得在海岸的那个晚上吧。你害怕我会认为你疯了。我想你是这么看我的。”

“不,我只是无法了解你,莱斯利。这一刻你把我拉过来——下一刻你又把我推开。”

“我那天晚上非常不开心。那个白天我过得很不容易。狄克那天非常非常难应付。你知道,通常他是好脾气也听话的。但是那几天他特别反常。我太心力交瘁了——他一睡着我就逃到海岸去了,那是我唯一的避难所。我坐在那里想着我可怜的父亲是怎样结束他的生命,想着也许我终有一日也要走那条路。哦,我心里充满了黑暗的想法!

“然后你沿着小海湾跳着舞过来了,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我——我从没像那样恨你。但是我仍然渴望你的友谊。前一个感觉动摇了我片刻,下一个感觉又马上影响了我,我就这样在爱你与恨你的念头中左右摇摆。那个夜晚我回家的时候,想到你该会怎么看我啊,我都羞愧地哭了。此后我就一直受着相同的困扰。有时我会很开心也很喜欢来你家拜访。有时我那种丑恶的感觉又会全毁了它。有时你和你的小屋里的一切都对我是一种深深的刺激。你有这么多我不可能有的可爱的小东西。你知道吗——那很荒谬——但是我对你那对磁狗特别怀恨在心。有我想抓起果戈和迈果戈将他们那无礼的黑鼻子一起撞碎!

“哦,你笑了,安妮——但是那对我一点也不好笑。我来你们这里,看到你和吉尔伯特,还有你们的书,你们的花,和你们的小玩笑,甚至你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你们在每个眼神和每句话语中流露出来的对彼此的爱——而我却要回到我那个家——你知道我回的是怎样一个家!哦,安妮,我不相信我是天生善妒的人。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也比我的同窗女孩们少很多东西,但是我从不介意——我也从来没有因此而不喜欢她们。但我现在却变得这么令人讨厌——”

“最最亲爱的莱斯利,不要再责备你自己了。你既不是令人讨厌也不是爱嫉妒的人。也许你不得不过的生活稍微扭曲了你,但是它并无损你的美好和高贵。我会让你一吐为快,因为我相信你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以后,可以减轻你心灵的负担。但是请不要再责备自己了。”

“好的,我不会了。我就是想让你了解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次你告诉我关于你对于春天的甜蜜希望时,我当时的表现实在是不可饶恕。安妮,我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自己。我后悔得哭了。因此我的确倾注了许多的温情和爱来制作那件小衣服。但是我应该想到我这个不祥的人做的衣服最后只能成为寿衣。”

“莱斯利,这么说太痛苦也太可怕了——不要再有这种想法了。

当你把小衣服拿来的时候我是多么高兴啊。虽然我没办法要失去小乔伊斯,但是想起她是穿着你倾注了爱而为她缝制的小衣服,我也觉得欣慰一些。”

“安妮,你知道吗,我相信我以后将一直爱你。我认为我不会再有那种对你的可怕的感觉了。把这些话都说出来好象就没那回事了一样。真的很奇怪——我本来觉得那种感觉是多么真实和痛苦呢。就好像打开一间黑暗的屋子,发现你原先以为在里面的一些可怕的怪物原来只不过是些阴影罢了,灯光一照就消失无踪了。它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之间了。”

“是的,我们现在是真正的朋友了,莱斯利,我真高兴。”

“我还有一些话要说,希望你不要误解我。安妮,当你失去你的小宝贝的时候,我的难过得通彻心肺,如果割我的一双手能救她我也在所不惜。但是你的悲伤也使我们更靠近了。你的完美无缺的幸福再也不是我们之间的障碍了。哦,请别误会——我并不是对你的幸福不再美满而幸灾乐祸——我是真心诚意地这么想。只是因为你的痛苦,我们之间再没有了无法跨越的鸿沟。”

“我确实明白,莱斯利。现在,我们都要关闭过去的大门,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往后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们两个现在都是约瑟的伙伴了。我认为你做得很好——非常好。而且,莱斯利,我仍然相信你的生命中会出现某些美好的东西。”

莱斯利摇摇头。

“不,”她无精打采地说:“没希望的。狄克是不会好的——即使他恢复记忆——哦,安妮,那可能比现在更糟。你无法理解的,快乐的新娘。安妮,科涅利亚小姐有告诉你我是怎么跟狄克结婚的吗?”

“是的。”

“那就好——我想要你知道——要是你不知道,我自己实在没勇气说。安妮,我似乎是从十二岁起就一直生活在痛苦中。而那之前我的童年非常快乐。我们很穷——但是我们并不在乎。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聪明、慈爱、富有同情心。从我记事起我们一直是最亲密的朋友。而母亲又是那么亲切。 她长得非常非常美。我长得像她,但是我不及她那么美丽。”

“科涅利亚小姐说你更美一些。”

“她说错了——或者说她对她有偏见。我认为我的身材是好一些——母亲个头小而且又被常年操劳累弯了腰——但是她有着天使般的面孔。我经常崇拜地盯着她看。我们全家都崇拜她——父亲、肯尼斯和我。”

安妮记得科涅利亚小姐曾给她描述过一个完全不同的莱斯利的母亲。是否在爱她的人那里看到的是更真实的呢?即使如此,萝丝·维西特也不该自私到把女儿嫁给狄克·摩尔。

“肯尼斯是我的弟弟,”莱斯利继续说:“哦,我无法向你形容我有多爱他。而他死得很惨。你知道他怎么死的吗?”

“是的。”

“安妮,当车轮碾过他的身体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小脸。他是背朝下掉下去的。安妮——安妮——我现在还能看到那张脸。我将一直看到它。安妮, 我对上天的唯一祈求,就是希望驱除关于那个的记忆。哦,我的天啊!”

“莱斯利,别说了。我都知道——不要再说这么仔细了,那只会徒增你心灵的痛苦。”

片刻挣扎后,莱斯利恢复了自制力。

“然后父亲的健康每况愈下,人也变得很消沉——他的心理已经失衡了——你应该也听说了他的事吧?”

“是的。”

“在那之后就只剩下母亲与我相依为命了。但是我还是很有雄心壮志。我想去教书然后赚够我上大学的学费。我想攀上人生的顶峰——哦,我再也不想说那个了。有什么用呢。你知道后来发生的事了。我不忍心看见我亲爱的母亲伤心,她操劳了一生却连个家都保不住。当然,我也可以赚钱养活我们自己。但是母亲离不开她的家。 她是作为一位新娘来到那里——而且她又深爱着父亲——她所有的回忆都在那里。而且直到现在,安妮,当我想起我至少让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年是开心的,我就不怎么懊悔当初的选择了。至于狄克——我嫁给他的时候我并不恨他——我对他只是同对我的大多数同窗一般的那种不大在意、普通友情的感觉。我知道他爱喝酒——但是我从未听说他跟那渔村姑娘的事。要是我知道,我是不会嫁给他的,哪怕是为了母亲的缘故。自从知道了那事,我的确恨他——但是母亲一直不知道。她死了——我就更孤独了。我才只有十七岁就孤身一人留在世上。狄克去了四姐妹号。我并不希望他会回来,海洋在他的血液里,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后来,吉姆船长把他带了回来,你是知道的——这就是我要说的全部了。你现在知道我了,安妮——最坏的我——所有的障碍都解除了。你还想当我的朋友吗?”

安妮抬起头,一轮弯月正透过桦树枝桠倾泻下来,那月光一直流到日落的海湾。她的脸十分恬美。

“我是你的朋友,而你是我的朋友,一直都是。”她说:“这样的一位朋友我以前从不曾有过。我有很多亲爱的朋友——你是最特别的一位,莱斯利。你丰富的天性对我大有裨益,而我也比过去粗心的少女时代有更多东西可以给你。我们是两个女人——以及永远的朋友。”

她们紧握着对方的手相视而笑,泪水填满了灰色和蓝色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