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34章 - 梦中小船驶入港湾  

2011-05-29 23:34:05|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多风的早晨,当金色的朝阳将它辉煌的光芒照射着波涛汹涌的港湾时,一只从金星之国飞来的鹳来到了四风港的沙洲。它翅膀下的包袱里,熟睡着一个小婴儿。鹳飞累了,它焦急地四处张望,它知道自己离目的地很近了,但是它还没找到。建在红色砂岩悬崖上的高大白色的灯塔是个不错的景点,但是没有一只鹳会把它包袱里的小宝贝放在那里的。在一个鲜花盛开的小溪谷中,有一栋被柳树包围着的灰色房子,看起来比较有可能,但好像也不是它要找的地方。稍远一点有一栋绿得刺眼的房子显然就更不是了。然后鹳的眼睛突然一亮,它看见了——一间小白屋子舒适地坐落在巨大、婆娑的冷杉林前,炊烟袅袅地从它厨房的烟囱里升起——这是一栋整装待发迎接一个小宝贝的房子。鹳满意地舒了口气,轻轻地停在它的屋脊上。

半个小时后,吉尔伯特跑下门厅,轻轻地敲了敲客房的门。片刻后,玛丽拉苍白、紧张的脸出现在门后。

“玛丽拉,安妮派我来告诉你,一个年轻的绅士已经到达这里。他没有带很多的行李,但是很显然他打算要在此长住。”

“什么!”玛丽拉一脸茫然地说,“你的意思是说,吉尔伯特,已经都结束了?为什么不叫醒我?”

“不需要,安妮不让我们叫醒你。这次很顺利,不到两个小时就生下来了。”

“那么——吉尔伯特——这个孩子能活下来吗?”

“当然了。他有十磅重呢。你去听听他的哭声,他的肺活量大着呢。护士说他的头发将来会长成红色,安妮听了有些不高兴,不过我可开心死了。”

那天真是梦中小屋完美的一天。

“美梦终于成真。”安妮脸色有些苍白,但却兴高采烈。“哦,玛丽拉,自从去年夏天那个可怕的日子之后,我都不感相信还有这么一天。我的心一直在痛,但现在不会了。”

“这个孩子将代替乔伊的位置。”玛丽拉说。

“哦,不,不,不,玛丽拉。他不会,永远不会。他有他自己的位置,我亲爱的,亲爱的小男孩。而乔伊有她的位置,那里永远属于她。如果她还活着,她已经有一岁多了。她会蹒跚学步,也会呀呀学语了。我能很清晰地看见她,玛丽拉。哦,我现在知道吉姆船长是对的,他告诉我说上帝会安排好一切,当我与我的小宝贝再次相逢的时候,她不会变成一个陌生人。过去这一年我了解了这一点。我一天一天地陪着她成长——我将一直陪着她。我将清楚知道她如何一年年地成长——将来有一天我再见到她时,我将能认出她——她不会变成陌生人。哦,玛丽拉,看看他可爱的脚趾头!他们是不是完美得令人惊奇?”

“如果他们长得不齐全那才令人惊奇呢。”玛丽拉干脆地说。既然安妮和小婴儿都平安,玛丽拉也再次恢复了平素的波澜不惊。

“哦,我知道——可是它们看起来好像不可能长这么全,你知道的,它们这么小——可它们真的完美无缺,甚至那么小的指甲也都有。还有他的手——-看看他的手,玛丽拉。”

“它们长得很像一双手。”玛丽拉干巴巴地承认。

“你看他在抓着我的手指。我肯定他已经认得我了。护士来抱他走的时候他就哭。哦,玛丽拉,你觉得——你觉不觉得——他的头发会长成红色?”

“我可什么颜色的头发都没见到。”玛丽拉说,“我要是你,在头发长出来前,我可不为这事瞎操心。”

“玛丽拉,他有头发——你看看他头上那一点点翘起来的细毛。护士说他的眼睛是榛色的,而且他的额头长得跟吉尔伯特完全一样。”

“他还有对最漂亮的小耳朵,亲爱的医生太太。”苏珊说,“我第一件事就是看他的耳朵。头发是会骗人的,鼻子和眼睛是会变的,你不知道它们将来会长成什么样子,但是耳朵至始至终都是那个样子。看看它们的形状——而且它们恰如其分地长在漂亮的小脑袋两边。你将永远不用为他的耳朵感到羞愧,亲爱的医生太太。”

安妮恢复得非常快。远近的人们都过来看望小宝贝,如同很久以前东方的智者前往朝拜伯利恒马槽里出生的圣婴。莱斯利也慢慢地适应了她的新生活,她经常守护在小婴儿身旁,像散发着圣洁光芒的、美丽的圣母玛利亚。科涅利亚小姐像任何一位以色列的母亲一样无微不至地看护着小婴儿。吉姆船长用他那双古铜色的大手抓着小人儿的小手,温柔地注视着他,好像从他的眼里见到了他自己从未有过的孩子的影子。

“你打算叫他什么名字?”科涅利亚小姐问。

“安妮已经帮他取好名字了。”吉尔伯特回答。

“詹姆士·马修——以我认识的绅士中最好的两个人的名字来命名——”安妮得意地看着吉尔伯特说,“甚至包括你在内。”

吉尔伯特笑了笑。

“我不是很了解马修,他太害羞了,我们这些男孩子都跟他不太熟——但是我绝对同意你对吉姆船长的评价,他是上帝创造的人中最罕有最高尚的灵魂之一。他也很高兴我们用他的名字为我们的小伙子起名。看起来他还没有其他的同名人。”

“嗯,詹姆士·马修是个经久耐用的名字。”科涅利亚小姐说。“我很高兴你们没有给他取一些太夸张和罗曼蒂克的名字,否则将来他当了祖父的时候他会为自己的名字感到脸红的。村里的威廉·德鲁太太给她的孩子起名叫伯蒂·莎士比亚。很滑稽的组合,不是吗?而且我很高兴你没有在起名上花很多时间。有些人在取名字上浪费的时间真是可怕。当史坦利·弗拉格家的第一个男孩出生的时候,因为不同的意见太多了,以至于这个可怜的孩子两年多都没起名。后来他又添了一个小弟弟,他们只好被叫做‘大宝’和‘小宝’。最后他们才用两位祖父的名字给大宝起名彼得,给小宝起名以撒,然后给他们两个一起施洗,两个孩子哭得吼得震天响。你认识村子后头叫麦克纳巴斯的那家苏格兰人吗?他们有十二个男孩子,最大的和最小的都叫尼尔——一家里有一个大尼尔和一个小尼尔。哦,我猜他们把名字都取光了。”

“我曾在一本书里看过,”安妮笑着说,“第一个孩子是一首诗,而第十个孩子就是散文。也许麦克纳巴斯太太认为第十二孩子只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吧。”

“嗯,大家庭是有很多事好说。”科涅利亚小姐叹了口气说,“我长到八岁还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我很想有个兄弟或是姐妹。母亲叫我祈祷一个,我确实诚心祈祷了。然后有一天奈丽姨妈告诉我说,‘科涅利亚,你有兄弟了,到楼上你母亲的房间去看看他吧。’我是如此兴奋和高兴,我差不多是飞一般地跑到楼上去的。当老弗拉格太太把他抱起来给我看时,天哪,安妮亲爱的,我这辈子从来没那样失望过。因为,我祈祷的是要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哥哥。”

“那么你过了多久才克服了你的失望?”安妮笑着问。

“嗯,我为此怨恨了上帝好久,而且好几个星期我甚至看都不看小婴儿。但是因为我都不肯说,别人也都不知道原因。后来他越长越可爱,而且经常对我伸着他的小手,我开始有点喜欢他了。但是我还没有完全接受他,直到有一天我学校里的一个好朋友来我家玩,她看见他后对我说,他看起来显得太小了。我听了气疯了,怒气冲冲地对她说,她是个瞎子,我家弟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婴儿。从那之后我就对他死心塌地地喜爱了。他三岁不到,我们的母亲就去世了,所以他是我带大的。可怜的小弟弟,他身体一直很虚弱,二十出头就死了。安妮亲爱的,如果他能活下去,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科涅利亚小姐深深地叹了口气。吉尔伯特下楼去了,莱斯利轻轻地哼着歌哄睡了躺在窗下摇篮里的小詹姆士·马修后也回去了。科涅利亚小姐一等她走开就赶快伏身趴到安妮耳边说起悄悄话。

“安妮亲爱的,我昨天收到欧文·福特的信了。他现在人在温哥华,但是他问我能否一个月后安排他到我这里住一段时间。你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吧。唉,我希望我们没做错什么。”

“这与我们没关系——如果他想来四风港,我们又不能阻止。”安妮很快地说。她不大喜欢科涅利亚小姐这样神神秘秘的口气,但是很快她又妥协了。

“千万别让莱斯利知道他要来。”她说,“我敢肯定,如果她发现了会立刻躲开的。她前几天告诉我她打算秋天就要离开这里,她想去蒙特利尔学习护理,开始新的人生。”

“哦,很好,安妮亲爱的。”科涅利亚小姐会心地点点头,“就这么办吧。你和我已经做了我们该做的部份,剩下的就交给万能的主吧。”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