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30章 - 莱斯利的抉择  

2011-05-24 22:50:04|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圣玛丽山谷村和下面的渔村突然爆发了一场病毒性流行性感冒,吉尔伯特忙着给患者诊治,以至于一直没有时间去拜访吉姆船长。安妮希望他已经放弃了狄克·摩尔的事。为了不要惊醒沉睡的狗,她也尽量避免这个话题。但是她自己还是不断地在心里想着这个事。

“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莱斯利喜欢欧文的事。”她想,“他不会让她发现他已经知道了的,这样,她的自尊也不会受损,而且这说不定能让他不要去管狄克·摩尔的事。我该说吗,该说吗?不,不行,我不能说。诺言是神圣的,而且我没有权利出卖莱斯利的秘密。但是,哦,这辈子我还从没为什么事情像这件事这么焦虑过,我什么心情都没了。它把春天都毁了——把一切都毁了。”

一天晚上吉尔伯特突然提出要去看吉姆船长。安妮心一沉,但也只得陪他一同前往。两个星期来的煦暖阳光使得早春的料峭大为改观,再不是当初吉尔伯特的乌鸦飞过的那片萧瑟风景。小山和田野干燥、温暖的褐色土地,正等待着嫩芽破土而出;港口再一次笑语盈动;长长的海滨大道像一条亮闪闪的红色缎带;沙丘上聚着一群男孩子,正在用去年夏天沙山上长出的茂密的草丛如今变得又厚又干的枯草烤鱼吃。火光将沙丘映得一片玫红,鲜红的旗帜在黑暗的海湾的映衬下更加分明,照亮了海峡和渔村。这是一片如诗如画的景致,要是别的时候,一定能让安妮赞赏不已,但是这一路上她可没心情欣赏。吉尔伯特也一样。他们平素那种相知契阔的情谊和同属约瑟团体的品位和看法此刻却可悲地缺乏。安妮对这整个计划的反对清楚地表现在她傲慢地高扬着的头和说话时刻意的礼貌上。吉尔伯特紧抿着的嘴巴也充分显示了布莱思家的顽固,但是他的眼睛里还是流露出了一丝困扰。他打算履行自己的责任,但是也觉得因此与安妮闹翻实在是太高昂的代价。总而言之,两个人到达灯塔的时候都还是挺高兴的——同时也都很懊悔他们刚才本该更高兴一些的。

吉姆船长放下手头正在修补的鱼网,高兴地起身迎接他们。在春天晚上的探照灯照射下,安妮觉得他衰老了许多。他的头发更灰了,强壮苍老的手已经微微有些颤抖。但是他的蓝色眼睛还是那么清澈而坚定,眼睛后忠贞的灵魂还是那么英勇无畏。

当吉尔伯特说明来意,吉姆船长吃了一惊,但还是静静地听完了吉尔伯特的想法。安妮知道老船长多么喜欢莱斯利,她确信他会站在她这一边,虽然她知道即使是吉姆船长也没法牵住吉尔伯特这头犟驴。因此当吉姆船长慢慢地,悲伤地,但是毫不犹疑地赞成应该告诉莱斯利时,安妮简直不敢置信。

“哦,船长吉姆,没想到你会这么说。”她责怪地喊道,“我还以为你会不愿让她陷入更多的麻烦中呢。”

吉姆船长摇摇头。

“我不想。我了解你的感受,布莱思夫人,我感同身受。但是我们一生中不能仅靠感觉来引导,不,不行,如果那样的话我们的船只很容易就会遇上海难。我们必须遵循指南针的指引,那是唯一安全而正确的。我同意医生的看法。如果狄克有恢复的机会,应该让莱斯利知道。依我之见,这事没有选择的余地。”

“好吧,”安妮绝望地放弃了,“看来只有等科涅利亚小姐来对付你们两个男人了。”

“毫无疑问科涅利亚会把我们的船都掀翻了的。”吉姆无奈地承认。“你们女人是可爱的生物,布莱思夫人,但是你们却常常不讲道理。你受过高等教育而科涅利亚没有,但是在这件事上你们恰像两颗豌豆一般相像。来吧,我给你们烧壶茶,我们坐下来边喝边谈些愉快的事情,让我们的心情平复一下。”

至少,吉姆船长的茶和交谈使安妮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在回家的路上,她没有再对吉尔伯特展开攻击。她根本就没有提及这个灼手的问题,而是和善地聊起了其他话题,吉尔伯特明白安妮虽然心有不甘但大概算是原谅了他。

“吉姆船长这个春天似乎非常虚弱,腰也弯了许多。上个冬天一下催老了他。”安妮悲伤地说,“我怕他很快就要去追寻消失的玛格丽特了。想起这真让我受不了。”

“如果吉姆船长真有一天要‘出航’,那四风港将完全不一样了。”吉尔伯特同意。

第二天晚上他去了溪上的柳树屋。安妮不安地在四处徘徊,一直到他回来。

“莱斯利怎么说?”当他进门的时候,安妮焦急地问道。

“她几乎没说话。我认为她是茫然不知所措。”

“那她有同意动手术吗?”

“她要仔细想一想再作决定。”

吉尔伯特疲惫地躺到壁炉前的安乐椅上,他看起来很累。告诉莱斯利这么个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当他看到她听到消息时眼里闪现的那一抹恐惧,他真的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安妮心疼地看着他,然后她在他身旁的毯子上坐下,将头靠在他的臂上。

“吉尔伯特,这件事我曾经怨过你,但是我再也不会了。请你原谅我,就算你骂我红脑袋我也不生气。”

吉尔伯特很感激安妮没有摆出一副“我告诉过你了”的神气。但是他还是有些无法释怀。抽象的责任是一回事,具体的责任是另一回事,尤其是当始作俑者面对一个女人辈受打击的眼睛时。

接下来三天安妮本能地躲避着莱斯利。直到第三天晚上莱斯利来到小屋告诉吉尔伯特她已经决定了,她要把狄克带去蒙特利尔接受手术。

她脸色苍白,神态疏远,似乎又躲回了过去的硬壳中。但是她的眼里已经没有曾经困扰吉尔伯特好些天的神情,只剩下寒冷、明亮和坚定。她泰然自若又客气地与他讨论手术的一些细节,有很多东西要准备。莱斯利了解清楚了就要告辞,安妮想送送她。

“不用了。”莱斯利简略地说,“今天下过雨,地很湿不好走。晚安。”

“我又要失去她了吗?”安妮悲叹道,“如果手术成功了,狄克·摩尔恢复正常,莱斯利将会躲到更远的灵魂深处,而我们将没有人能够再靠近她。”

“也许她会离开他。”吉尔伯特说。

“莱斯利不会那么做的,吉尔伯特。她的责任心非常强。她曾告诉我,她的祖母维西特总是告诫她,一旦负起责任,就绝不能逃避,不管结果如何。那是她的人生信条,我觉得实在是古板。”

“别这么说,安妮-女孩。你其实并不觉得它古板——你自己也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现代社会正是由于太多人逃避责任,世界上才会有这么多的不安和动荡。”

“传教士也是这么说的。”安妮嘲笑吉尔伯特。但是她私底下觉得他是正确的。

一个星期后科涅利亚小姐像一场雪崩一样降临小屋。恰好吉尔伯特出去了,安妮只好独自一人抵挡科涅利亚小姐的猛烈炮火。

科涅利亚小姐几乎帽子都没摘就火力大开了。

“安妮,你是不是打算告诉我我听到的消息都是真的吗——布莱思医生告诉莱斯利狄克能被治好,而且她将要把他带到蒙特利尔去动手术?”

“是的,千真万确,科涅利亚小姐。”安妮勇敢地说。

“噢,真是没人性,太残忍了。”科涅利亚小姐异常激动,“我还以为布莱思医生是个好男人呢,没想到会造这种孽。”

“布莱思医生认为,他有责任告诉莱斯利狄克有康复的机会。”安妮鼓起勇气说。“而且,”为了表示对吉尔伯特的忠诚,她又加了一句,“我也赞成他的做法。”

“哦,不,你不能这样。”科涅利亚小姐说,“任何有心肠的人都做不出来。”

“吉姆船长也赞成。”

“不要跟我提那个老笨蛋。”科涅利亚小姐吼道,“我才不在乎都有谁赞成他呢。想想看这对那个可怜的孩子意味着什么。”

“我们也想到了。但是吉尔伯特认为一位医生应该把病人的健康放在首位。”

“恰像个男人。但是我没想到你也和他们一样,安妮。”科涅利亚小姐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悲伤。然后她就开始用安妮原来攻击吉尔伯特的理由来展开攻击,而安妮则用吉尔伯特原来为自己辩护的理由来防守。她们唇枪舌战了好几个回合,最后科涅利亚小姐总结说,“总之,这是可耻的,令人发指的行为。”她几乎是哭着说的。“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她,可怜的,可怜的莱斯利!”

“你不觉得也应该稍微考虑一下狄克吗?”安妮辩解道。

“狄克!狄克·摩尔!他够幸福的了。他现在的表现可比过去要好多了,恐怕人们更愿意见到现在这样的一个狄克呢。你看,他原来是个酒鬼,说不定比酒鬼更坏。难道你们要再放纵他,让他四处咆哮,到处惹祸?”

“他可能会改好的。”可怜的安妮嘴上这么说,内心未尝不是同意科涅利亚小姐的。

“改好你个头!”科涅利亚小姐反驳道,“狄克·摩尔是酒醉后与别人的一次斗殴中受的伤,他活该,是老天爷惩罚他。我不认为医生有权干涉上帝的旨意。”

“没人知道狄克到底是怎么受的伤,科涅利亚小姐。也许根本就不是什么酒醉后的斗殴,他也可能是遇上强盗被打伤的。”

“能有这种事的话,猪也会吹口哨了。”科涅利亚小姐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再说什么都没用了。既然这样,我也不想多费唇舌了。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去安慰支持莱斯利。毕竟——”科涅利亚小姐充满希望地添了一句,“也许狄克根本就无药可救。”

  评论这张
 
阅读(6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