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27章 - 在沙洲上  

2011-05-19 22:21:24|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隔天早晨欧文·福特离开了四风港。晚上安妮去找莱斯利,却发现家里没人。房门紧闭,窗户也不见任何光,看起来像一个丢了魂的屋子。第二天莱斯利也都没有过来找安妮——安妮心里隐隐不安。

正好那天晚上吉尔伯特临时要到小海湾出诊,安妮就跟他一起先驾车到岬上,打算去吉姆船长那儿呆一会儿。但是不巧吉姆船长出去了,看守灯塔的是阿莱克·博伊德。

“那么接下来你怎么办?”吉尔伯特问:“跟我一道儿吗?”

“我不想去小海湾——今晚岩石海岸太荒凉太狰狞了。不过我想去海峡那儿等你,我到沙滩海岸上散散步。”

独自漫步沙洲,安妮沉浸在夜晚那既阴森又迷人的魅惑之中。这样的天气对于九月来说还算温暖,黄昏的雾色已经很重,但是一轮满月驱散了夜的深沉,整个海岸进入了一个银雾缭绕的奇妙而不真实的世界,影影绰绰显现其中的每一件事物都像是幽灵一般。约赛亚·克洛福特船长那多桅的黑色幽灵船正沿着海峡张帆而行,准备前往遥远的未知国度。空中看不见的海鸥的悲鸣是船上不幸罹难的水手的鬼魂的哭泣。漫卷沙滩的小泡沫是小妖精从海边的洞窟里偷来的珍宝。大大圆圆的沙丘是北方神话里沉睡的巨人。港口上隐约的灯光是仙境的边界上故意使人迷惑的鬼火。安妮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独自游荡在这被施了魔法的海岸,感觉轻松——浪漫——神秘。

不过她真的是一个人吗?什么东西隐约出现在她前面的迷雾中——越来越清晰——而且突然穿过起伏的沙滩向她走来。

“莱斯利!”安妮惊讶地大叫起来。“你在这里做什么?这么晚了。”

“这么说的话,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莱斯利努力想挤出一个微笑但是失败了。她看起来苍白又憔悴,但是从她鲜红的头巾下掉出的卷发挂在脸上好像闪闪发光的金环一样夺目。

“我在等吉尔伯特——他到小海湾去了。我本来想去灯塔的,可是吉姆船长出去了。”

“哦,我来这里是因为我想要走一走,就是走啊走啊的。”莱斯利焦躁地说:“我无法呆在岩石海岸——潮涨得太高,我被困在岩石那里。我只好来这里——要不然我想我会疯掉的。我自己划吉姆船长的平底船横过海峡到这里来的。我来了已经有一个小时了。来吧,来吧,让我们走走。我不能站着不动。哦,安妮!”

“莱斯利,亲爱的,出什么事了?”安妮问,虽然她已经猜到原因了。

“不要问我,我不能告诉你。我不是不想你知道,我希望你知道,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对任何人都说不出口。我是一个傻瓜,哦,安妮,一个大傻瓜。世界上再没有这样痛苦的事了。”

她苦笑着。安妮轻轻地伸手揽着她。

“莱斯利,你是不是喜欢上福特先生了?”

莱斯利震惊地转过身来。

“你怎么知道的?”她叫道:“安妮,你怎么知道的?哦,是不是什么都写在我脸上?是不是谁都看得出来?”

“不,不是的,我不能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它就是突然从我脑子里冒出来。莱斯利,不要那样看着我!”

“你会看不起我吗?”莱斯利急急地逼问:“你会认为我是个坏女人吗——不守妇道?还是你觉得我只是个大傻瓜?”

“都不是。好了,亲爱的,让我们好好谈一谈,就像我们讨论其他那些生活中的危机一样。你一个人陷在里面很容易无法自拔的。你知道你自己一遇上麻烦就有那种倾向,你答应过我你要改变的。”

“但是——哦,这件事太——太丢脸了。”莱斯利低声说:“爱上他——他又没什么表示——而且我根本没有权利爱任何人。”

“这事没什么可丢脸的。但是我非常难过你喜欢上了欧文,因为,以你现在的情况,它只会让你更加不快乐。”

“我不是慢慢地喜欢上他的。”莱斯利边走边动情地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早就可以制止自己了。我从来没往这上面想过,直到一个星期前,当他告诉我,他已经完成他的书,很快就要离开的时候,我才突然发觉。我心头像是给什么人重重地捶了一下。我什么都没说——我说不出话来——我不知道我当时的表情什么样。我真怕我的脸出卖了我。哦,如果他知道——或者怀疑,我会羞愧而死的。”

安妮碍于对欧文的承诺,只得保持沉默。而莱斯利则激动地继续,好像不停地讲话可以让她有所解脱。

“整个夏天我是如此快乐,安妮——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开心过。我以为,那是因为我们之间的障碍已经消除,是我们的友情使得生活变得如此美丽和充实。但是,那只是部分原因,而不是全部。哦,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每件事物都变得如此不同。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走了。我怎么活下去,安妮?今天早上他走后,我一个人走进家门,那种扑面而来的孤独就像锤子打在脸上那么实在。”

“慢慢会好的,亲爱的。”安妮说,她总是对朋友的痛苦感同身受以致于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再说,她还记得在她自己伤心的时候那些善意的安慰是如何伤人。

“哦,但是对我来讲似只会越来越痛苦。”莱斯利惨兮兮地说。“我没有任何希望。同样的生活日复一日——而他将不会回来——永远不会。哦,想起再也见不到他,我就觉得心如刀割。很久以前,我也曾梦想过爱情——我以为它一定很美,可是现在,却是这样痛苦。昨天早上他离开的时候,他是那样冷漠。他用世界上最寒冷的语气说‘再见,摩尔太太’,好像我们甚至连朋友也算不上——好像我对于他一点意义也没有。我知道我不该——我没有奢望他会喜欢我——只是希望他能对我稍微亲切一点。”

安妮心里希望吉尔伯特快点来。她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对莱斯利说出欧文的秘密,她答应过他不说的。她知道他的告别为什么那么冷漠,但她不能告诉莱斯利。

“我无法不去想他,安妮——我控制不住自己。”可怜的莱斯利说。

“我知道。”

“你会怪我吗?”

“一点儿也不会。”

“那么你不会——你不会告诉吉尔伯特吧?”

“莱斯利!你觉得我会这么做吗?”

“哦,我不知道——你和吉尔伯特是这样亲密无间。我觉得你们无话不说。”

“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是这样的。但是朋友的秘密就另当别论了。”

“我不能让他知道。但是我很高兴你知道了。如有有任何事情瞒着你我都会心里不安的。我只希望科涅利亚小姐不会发现。有时我觉得她那可怕又亲切的褐色眼睛一眼就看穿了我的灵魂。哦,我希望这雾永远不会散去——我希望我可以永远地躲在它里面。我不知道我该怎样继续生活下去。这个夏天是如此充实,我一刻也不觉得孤单。欧文还没来之前,我有时觉得有些时刻真是令人难熬,特别是我跟你和吉尔伯特在一起时,当我与你们告别的时候,你们两个肩并肩手拉手在一起,而我却得形单影只地离开。欧文来后,他总是陪我一起回家——我们就像你和吉尔伯特一样有说有笑的——那让我完全忘记了孤独和嫉妒。可是现在!哦,是的,我是个自作多情的傻瓜。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事了,我以后也不会拿它烦你了。”

“吉尔伯特来了,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安妮不想把莱斯利一个人丢在沙洲上独自游荡,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夜晚,这样一种心情下。“我们的船足够坐三个人的,而且还可以把平底船系在后面拖回去。”

“哦,我想,我得让自己再次适应多余人的角色了。”莱斯利苦笑着说。“原谅我,安妮——我真没心肝。我应该感谢你们的——我的确是的—— 我很高兴有两位把我计算在三人行之内的好朋友。不要在意我的牢骚。我只是一个全身受创、草木皆兵的人罢了。”

“莱斯利今晚怎么这么安静?”当他们到家的时候吉尔伯特问安妮:“她一个人在沙洲那儿做什么?”

“哦,她太累了——你知道狄克不乖的时候她总喜欢去海岸散散步。”

“真遗憾她结婚前没有遇见一个像福特一样的人,”吉尔伯特还在那儿沉思:“他们会是很般配的一对,不是吗?”

“拜托,吉尔伯特,不要乱点鸳鸯谱。当媒婆可不是男人的什么光彩职业。”安妮厉声制止,她害怕吉尔伯特再想下去很可能就会发现真相。

“感谢上帝,安妮-女孩,我不是媒婆。”吉尔伯特抗议道,奇怪安妮的反应如此激烈。“我只不过想到什么说什么。”

“以后不要再说了,反正说了也白说。”安妮说。突然她又加了一句:“哦,吉尔伯特,我真希望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7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