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10章 - 莱斯利·摩尔  

2011-04-06 21:39:23|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晚我要到外面那个海岸散步。”十月的一个晚上,安妮对果戈和迈果戈说。没有别的人可说话的,因为吉尔伯特到港口去了。安妮把她的家收拾得井井有条,毫无瑕疵,无愧为一个被玛丽拉·卡思伯特带大的人的名誉,她也认为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岸边散步了。她的海岸漫步频繁而且愉快,有时是和吉尔伯特一起,有时是和吉姆船长一起,有时独自一人,带着她自己的思想和新的、甜蜜的、正在开始跨越生活的彩虹般的梦想。她喜爱温柔又雾蒙蒙的港湾海岸,喜爱银色又风儿缠绕的沙滩海岸,但是她最爱的还是岩石海岸。那里有悬崖、岩洞、海浪冲刷的大圆石堆,小小的海湾里鹅卵石在湖底闪烁发光。今晚她要去的就是这一个海岸。

秋季的暴风雨已经持续了三天之久。巨浪冲击着岩石发出雷鸣般的轰隆声,四溅的水花和白色的浮沫席卷沙洲,搅乱、迷蒙、撕裂了四风港往昔的蓝色的宁静。现在暴风雨止息了,海岸一洗如碧,波澜不兴,除了仍然有一些海浪在继续精神抖擞地冲刷着岩石和沙滩,那也只是巨大的宁静与和平中的一点小小的骚动罢了。

“哦,这么个片刻就值得忍受几个星期的暴风雨了。”安妮站在悬崖顶上,兴高采烈地眺望她视力所及范围内的海域,大声地宣布。现在她已经攀爬下到了通向小海湾的险峻小路,在那儿她看上去就像被关在了岩石、海洋和天空的里面。

“我要边唱边跳,”她说,“在这里没人会看见我——海鸥可不会传什么闲言闲语。我可以爱怎么疯就怎么疯。”

她挽起裙子踮着脚尖沿着沙滩跳着,让波浪的浮沫正好无法漫到她的脚。她一圈一圈地旋转着,像个孩子一样放肆地大笑,一直跳到小海湾的东边角。然后她突然停住了,脸一下子涨胀得通红。她不是一个人,有人正看着她跳舞和欢笑。

那个金色头发和海蓝眼睛的女孩正坐在海角的一块大圆石上,半个身子藏在一块突出的岩石后面。她直直地盯着安妮看,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有些迷惑,有些同情,还有一些——有可能吗?——羡慕。她没戴帽子,光亮头发恰似勃郎宁形容的“华丽的蛇” ,用一条深红色的缎带盘在头上。她穿着一件深色的裙子,样式非常简单,但是一条鲜艳的红色丝带系在腰间,突出了她窈窕的身材。 她的手紧紧地抱着膝,因为干活已经略微发黄和僵硬;但是她脖子和脸颊的皮肤还是白得像乳酪一样。一缕微弱的落日余晖从西边的云层中钻出,光芒投射在她的发际。在那一瞬间她看起来就像海洋精灵的化身——有着它所有的秘密,所有的激情,所有令人难以捉摸的魅力。

“你——你一定认为我疯了,”安妮结结巴巴地说,努力想恢复她的沉着。被一个如此庄重的女孩见到自己这样一副天真幼稚的模样——她,布莱思医生太太,竭力维持的已婚妇女形象全毁了——这实在是太糟了!

“不,”女孩说:“我没有。”

然后她什么话也不说了。她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样子有些冷淡,但是在她的眼睛里有某种东西——热切但胆怯,挑衅但又恳切——使得安妮没有如预先打算地那样离开,相反,她在女孩旁边的大圆石上坐了下来。

“让我们互相认识一下吧。”她说,笑容在她脸上浮现,这微笑在赢得信心和友谊方面还从不曾失败过。“我是布莱思太太——我住在港口海岸上的那个小白房子里。”

“是的,我知道。”女孩说:“我是莱斯利·摩尔——狄克·摩尔太太。”她生硬地加了一句。

好一会儿,安妮才从绝对的惊愕中恢复过来。她怎么也料不到这个女孩已经结婚了——她身上没有任何作为一个妻子的迹象。安妮曾经设想的狄克·摩尔太太应该是一个平凡的四风港主妇!安妮没办法让自己的心情很快地调整以适应这个太过吃惊的变化。

“那么——那么你住在小溪上面的那幢灰色房子里。”她结结巴巴地说。

“是的。我本来应该很久以前就去拜访你的。”另一位说。但是对于为什么没去她没有作任何解释或藉口。

“我希望你能来,”安妮说,略微回复了点自如。“我们住得这么近,所以我们应该成为朋友。四风港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足够的邻居,否则它就是完美的了。”

“你喜欢它?”

“喜欢它!我爱它。它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地方。”

“我没见过多少地方,”莱斯利·摩尔慢慢地说,“但是我总认为这里是非常可爱的地方。我——我也爱它。”

她说话的样子就像她看东西的神情,羞涩却热切。安妮有一种古怪的印象,这个奇怪的女孩——她坚持称她“女孩”——如果她愿意可以说很多。

“我经常来海岸这边。”她补充道。

“我也是,”安妮说:“真奇怪我们以前从来都没有碰到过。”

“可能因为你晚上比我来得稍早一些。我通常来得很迟——几乎都是天黑后。而且我特别喜欢在暴风雨过后来——就像今天这样。我不太喜欢风平浪静的海洋。我喜欢浪潮汹涌,惊涛拍岸,怒海狂啸”

“我爱它所有的状态,”安妮宣称:“四风港的海洋对于我就像家里的‘情人的小径’。今晚它看起来这么自由不羁——似乎我身体里面的什么东西也得到了释放——出于共鸣。 所以我才会刚才那样子沿着海岸跳舞。当然,我没想到会有人看到。要是科涅利亚·布莱恩小姐见到我这个样子她该会觉得可怜的布莱思医生没什么希望了吧。”

“你认识科涅利亚小姐?”莱斯利问,笑了。她的笑声不期然地突然冒出来,并且带着点婴儿般可爱的音质。安妮也笑了。

“哦,是的。 她到过我的梦中的小屋好几次了。”

“你的梦中小屋?”

“哦,那是吉尔伯特和我为我们的家取的亲昵的、愚蠢的名字,只是我们俩私底下这么叫它。我刚才想都没想就这么说出来了。”

“那么罗素小姐的小白房子就是你的梦中小屋了,”莱斯利有点奇怪地说:“我也曾梦想过一栋房子——但那是一座宫殿。”她笑了一声,但是那笑声里的甜美却被一种嘲讽的意味给破坏了。

“哦,我过去也是梦想着宫殿的,”安妮说:“我想所有的女孩子都是这么梦想的。然而我们最终却安居在只有八个房间的屋子里,并且心满意足——因为我们的王子在那里。不过,你的确应该有一间真正的宫殿的——你长得这么美丽。你一定得让我把这句话说出来——我都快要爆炸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人,摩尔太太。”

“如果我们要做朋友那么你必须叫我莱斯利。”另一个情绪激烈地说。

“我当然会的。我的朋友叫我安妮。”

“我想我是长得很美,”莱斯利愤怒地望着海洋,继续说道:“我憎恨我自己的美丽。我宁愿自己跟那边渔村里最黑最平凡的女孩一样又黑又平凡。那么,你觉得科涅利亚小姐怎么样?”

话题突然一转,就这样关上了心扉,无法再进一步深入了。

“科涅利亚小姐真的很亲切。”安妮说:“上星期她邀请吉尔伯特和我到她家吃茶。你应该听说过呻吟的桌子。”

“这让我又想起了报纸上关于婚礼的报道的盛况。”莱斯利笑着说。

“嗯,科涅利亚小姐的呻吟的桌子——至少,它的确是吱嘎作响的。难以相信她会为两个普通人做这么多吃的。我想,除了柠檬派以外,她做了所有你可以叫得上名字的馅饼。她说自从十年前她做的柠檬派在夏洛特敦展览会上获了奖后她就再也不做柠檬派了,她怕万一做不好了有损她的名誉。”

“你能吃下足够多的馅饼使她高兴吗?”

“我不行。但是吉尔伯特嬴得了她的心——我不想告诉你他吃了多少。她说她从没见过一个男人不是喜欢馅饼胜于圣经的。你知道吗,我爱科涅利亚小姐。”

“我也是,”莱斯利说:“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安妮暗暗地觉得奇怪,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科涅利亚小姐从来没对她提起过狄克·摩尔太太。几乎四风港镇上以及附近的人都被科涅利亚小姐谈遍了。

“那儿很美吧。”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莱斯利说,指着从她们身后的岩石裂缝中射下的光柱穿过暗绿色的池塘所形成的强烈的光影效果。“如果我来到这里,除了它什么也没看到,我也会满意地回家的。

“海岸上这一路的光影变化的确令人惊奇,”安妮同意。“我的小缝纫房正好对着港湾,我总爱坐在窗户前大饱眼福。海岸的颜色和影子一刻也不停地在变化,从没有两分钟是一样的。”

“那么你从不觉得孤独吗?” 莱斯利突然地问:“从不——即使你一个人的时候?”

“不,我不认为我这辈子真正感到孤独过。”安妮回答说:“即使是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有真正的好伙伴——梦想啊想像啊假设之类的。我喜欢偶尔一个人呆着,想想事情细细回味。但是我喜爱友谊——那些和朋友们小聚的美好、愉快的时间。哦,你愿意来看我吗——经常地?请你一定要来。”安妮微笑着接着说道:“我相信,如果你了解我,你会喜欢我的。

“但是我怀疑你是否会喜欢我。”莱斯利严肃地说,她并不像是说些客气话来赢得别人的称赞。她的眼光投向起伏的波浪,那些波浪正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起一圈圈的波纹,而她的眼中却满是阴霾。

“我肯定会的,”安妮说:“请不要因为看见我在日落的海滩上跳舞就认为我是个完全不可靠的人。过段时间后我一定会更加严肃端庄的。 你瞧,我刚结婚没多长时间。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姑娘,而且有时仍然还像个孩子。”

“我已经结婚十二年了。”莱斯利说。

这又是一件令安妮难以置信的事。

“怎么会,你不可能比我大!”安妮大叫道:“那么你结婚的时候,一定还是个孩子。”

“那时我十六岁,”莱斯利拿起放在身边的帽子和外套,起身说道:“现在我二十八了。好了,我该回去了。”

“我也是。吉尔伯特这时候该会在家里了。我真高兴今晚我们俩都来了海岸而且遇见了彼此。”

莱斯利什么也没说,安妮也有些心灰意冷了。她已经坦白地表露了友谊,但是却没有被非常愉快地接受。在沉默中她们攀过悬崖,走过牧场,那里羽毛似轻软的、乳白的野草地在月光下像铺着一张奶酪般的天鹅绒地毯。

当她们来到海岸小路的时候莱斯利转身说道:“我走这边,布莱思太太。那么,你愿意有空来看我吧。”

安妮觉得这个邀请好像是冷冷地丢给她的。她有种感觉莱斯利·摩尔并不情愿作出这个邀请。

“如果你是真的想要我去,那么我会去的。”她稍微有点冷淡地说。

“哦,我真的—真的。”莱斯利叫起来,似乎压抑已久的渴望在那一瞬间迸发出来。

“那么我会去的。晚安——莱斯利。”

“晚安,布莱思太太。”

安妮一路想着走回家,把她的故事如数说给吉尔伯特听。

“因此狄克·摩尔太太不是认识约瑟的那类人喽?”吉尔伯特揶揄地说。

“不——确切地说不是。不过——我认为她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是已经离开了或者被放逐了。”安妮沉思道:“她明显和这儿的其他女人不同。你不可能和她谈论蛋和奶油。我还曾设想她是第二个雷切尔·林德太太呢!你见过狄克·摩尔吗,吉尔伯特?”

“没有。我见过周围农场的不少男人,但我不知道哪个是摩尔。”

“她从不提起他。我知道她不快乐。”

“从你告诉我的来看,我猜她是结婚得太早了,在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前匆匆结了婚, 而发觉错误已经太晚了。这是个常见的悲剧,安妮。一个好女人会尽量克服它。而摩尔太太显然是让它给自己制造了痛苦和怨恨。”

“不要这么轻易地下判断吧,在我们还不了解她之前。”安妮辩护道:“我不相信她的故事是这么平常。如果你见了她,你会理解她的魔力的,吉尔伯特。那跟她的美貌无关,我觉得她拥有丰富的天性,能进入她的内心世界的朋友将会发现一座王国。要不是因为某些理由她把所有的人关在了外面,并且也关闭了自己一切的可能性,所以它们不能够生长并且开花。离开她后我一直努力想要给她下个定义,这已经是我能达到的极限了。我要向科涅利亚小姐打听她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