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祭小狗  

2011-04-29 23:58:04|  分类: 人间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是很凉了吧,在这仲冬的夜晚,没有明月,没有朗星,只是被浓密的黑云压裹着,平淡的寒风稍稍地把树木的羽毛梳理一下,就溜进了破败的屋子里,或许将在那块地上小坐片时,亦或许要拾张枯叶当席子长眠。
      久不曾忆起那天真的面孔,顽笑的身躯了。当年隐约的愉悦早已不复存在,空荡荡地留下骤然的忆梦。一只狗,一只小狗,一只小小狗,便在刹那的思绪中,扭曲了整个天空。
      当年的一瞥,不经意地留住,熟睡的天真,没有准备的心灵,抵不住轻轻一语的道破,那熟睡的天真,原来是黑漆的天空,没有明月,没有朗星。一问死因,原来这姹紫嫣红的生命,竟葬在冰冷的无情下,一道黑影踢过去,万千悲愤喷出来。呆蹲的人带着无奈的痛苦,在咧咧寒风中,用仅存些许温暖的手,触摸异样的身躯。一点都不温暖,都不温暖,和平常根本不一样,不一样了,它去了,永远都回不来了,回不来了。
      它死了。
      短暂的一生,最终化成一声哀怨的叹息,只有这一声,我听见了,惟有这一声,我听见了。这一声,是闷气后的解脱,还是离世的愤恨和哀伤?
      它躺在坟墓里,那里只有狂啸的寒风,败落的枯叶。那里只有闷气的天空,没有明月,没有朗星。
      是夜,很凉了。

作于2005年1月21日晚小狗一周年祭日,涕零如雨,不知所言。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