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16章 - 灯塔的新年前夕  

2011-04-25 22:00:01|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山墙的人们圣诞节后就回家了,玛丽拉许诺来年春天再来住一个月。新年到来之前雪下得更多了,港口都已经结冰,不过海湾仍然自由穿越白色的、被禁锢的田野。旧年的最后一天还是明亮、寒冷、令人眼花撩乱的冬日,以它的光辉威风凛凛地轰炸我们的感官,赢得我们的由衷赞赏而不是由衷的爱。

天空是分明的蓝色;雪像钻石般闪耀;冻僵了的树不知羞地光着身子,带着点厚颜无耻的美;小山水晶一样的山顶直戳天际。甚至连影子都没有影子该有的样子,一例地锐利、僵硬、轮廓分明。

似乎每件漂亮的东西更漂亮了十倍,但由于过于光辉灿烂而减少了它的吸引力;而那些丑陋的东西更丑了十倍。所有的东西不是漂亮的就是丑陋的,没有什么是模棱两可,或者阴暗晦涩,或者令人难以捉摸的蒙胧模糊。唯一一个坚持自己个性的东西就是冷杉——因为冷杉是属于神秘和幽暗的树,从来不屈服于浅薄的阳光的侵略。

最后日子像一个迟暮的美人开始意识到自己正在慢慢变老。忧愁给她的美貌蒙上了阴影,使得她的容颜暗淡,但那种美却愈加强烈。锐利的棱角、亮闪闪的尖顶融化成迷人的温和曲线。白色的海港穿上了柔和的灰色和粉色;远处的山丘变成了紫水晶。

“旧的一年正在风情万种地离开。”安妮说。

她和莱斯利还有吉尔伯特正在去四风岬的路上,打算和吉姆船长一起在灯塔迎接新年。太阳已经下山,金星升起在西南的天空中,发出金色的光芒,与她的地球姐妹尽可能地亲近一些。安妮和吉尔伯特第一次看到了这颗明亮的星星投下的影子,那个模糊、神秘的影子,在有白雪掩映的时候是看不见的,只有当你移开视线才能看见,如果你直接盯着它看就会消失不见。

“这真像影子的灵魂,不是吗?”安妮低声说:“当你向前看的时候,你很容易就能见到它浮现在你视野的一边,但是一旦你转过来看它——它就不见了。”

“我曾听说,人一辈子只能见到一次金星的影子,而见到它的那一年,你将得到你生命中最棒的礼物。”莱斯利漠然地说。大概她认为即使是金星的影子也不可能带给她什么生命的礼物吧。安妮在柔和的光芒中会心地笑了,她十分清楚这神秘的影子会带给她什么。

他们发现马歇尔·艾略特也在灯塔。开始安妮不大习惯这个长发长胡子的怪人闯入他们这个熟悉的小圈子。不过马歇尔·艾略特很快就证明了自己属于真正的约瑟家族的一员。他是一个机智、聪明、博学的人,说故事的本事和吉姆船长有得一比。当他同意留下来和他们一起迎新送旧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

吉姆船长的小侄孙乔也过来陪他叔公一起过新年,现在他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大副睡在他的脚边蜷成一个巨大的金球。

“他是个多可爱的小男子汉啊。” 吉姆船长沾沾自喜地说:“我最喜欢看着一个熟睡的小孩子,布莱思夫人。那真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乔很喜欢到这里过夜,因为我让他跟我一起睡。在家里他得和家里另外两个兄弟一起睡,他不喜欢那样。‘为什么我不能和爸爸一起睡,吉姆叔公?’他说,‘圣经里每个人都和他们的父亲睡。’他问的那些问题,牧师都答不上来,我就更没办法了。

‘吉姆叔公,如果我不是我那么我会是谁?’以及‘吉姆叔公,如果上帝死了会发生什么事?’今天晚上睡觉之前,他又把这两个问题丢给我。他的想像力航行之远,几乎无所不至,无所不包。他会编一些最稀奇古怪的故事——他的母亲有时为了让他闭嘴就把他关在壁橱里。但他坐下来就开始编另一个故事,等到她把他放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编好故事准备讲给她听了。今晚他过来的时候,也给我带来了一个。‘吉姆叔公,’他说,表情严肃得像块墓碑,‘今天我在村子里冒险了。’‘是吗,碰上什么事了?’我说,期待听到些令人吃惊的事,但是他说的还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我在街上碰见了一只狼,’他说,‘一只非常可怕的狼,长着血盆大口和长长的牙齿,吉姆叔公。’‘我可不知道村子里有狼。’我说。‘哦,他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乔说,‘而且他想把我吃掉,我就跟他打起来了,吉姆叔公。’‘那你怕不怕?’我问。‘不怕,因为我有一支大大的枪。’乔说,‘而且我把狼打死了,吉姆叔公——死翘翘了——然后他就上了天堂去咬上帝了。’他说。噢,我真的是大吃一惊,布莱思夫人。”

漂流木炉火旁度过的几个小时充满了欢笑。吉姆船长讲故事,而马歇尔·艾略特用他那好听的男高音唱了一些古老的苏格兰歌谣;最后吉姆船长把他的褐色小提琴从墙上取下来并开始演奏。他的技术相当不错,不过全给大副破坏了,他从沙发上跳起来,好像被子弹打中了一样,发出一声抗议似的尖叫声,疯狂地跳上楼梯跑掉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培养那只猫学会欣赏音乐。”吉姆船长说:“他不愿意多待片刻好学着去喜欢它。我们村教堂里刚运来风琴的时候,风琴手刚一演奏,老艾德·理查德就从座位上弹起来,以惊人的速度沿着走廊仓皇逃出教堂。那让我立刻联想起每次我一拉小提琴,大副也是这个样子的。我差一点就要在教堂里大笑出来。”

吉姆船长的琴声活泼欢快,非常有感染力,很快马歇尔·艾略特的脚就开始痒痒了。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个非常有名的善舞者。不一会儿他就开始迈出舞步,并向莱斯利伸出手来。她立刻予以了回应。他们在炉火红红的房间里和着旋律一圈一圈地旋转着,舞姿优雅,风度翩翩。莱斯利跳舞非常有感觉,好像狂野、甜蜜的音乐进入了她的身体,支配了她整个人。

安妮入迷地看着她。她从来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她所有天生的丰富多彩和迷人的天性似乎都在此时红扑扑的脸颊、容光焕发的眼睛和优雅的动作里释放出来,表露无疑。甚至连马歇尔·艾略特那长胡子和长头发也无法破坏这幅美景,相反地,它似乎还增强了美感。马歇尔·艾略特看起来就像一位古老传说中的北欧海盗,正在与他金发碧眼的北国女儿翩翩起舞。

“我这辈子见过不少人跳舞,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音乐终了,吉姆船长赞叹不已,琴弓从他疲劳的手中跌落。莱斯利笑着跌进她的椅子,气喘吁吁。

“我爱跳舞 。”她对安妮说:“自从我十六岁以后就没有跳舞了——但是我爱它。音乐好像水银在我的血管里奔跑,让我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除了随着节奏愉快地起舞。我脚下的地板消失了,周围的墙壁消失了,头上的屋顶也消失了——我是在星空中漂浮。”

吉姆船长把他的小提琴挂回墙上,在它旁边还有个大大的镜框,里面嵌着一些钞票。

“你认识的人里可有其他人能够把钞票当图画挂在墙上吗?”他问道。“那里有二十张十元的钞票,但是还不值它们外面的玻璃。它们是爱德华王子岛老银行的钞票。当银行破产后我手里还有这些钱,我把它们安上像框挂起来,一方面是提醒自己不要再信赖银行,另一方面也是让自己尝尝当百万富翁的奢侈感觉。呼噜,大副,不要怕,你现在可以回来了。今晚的音乐和寻欢作乐已经结束了。我已经在那个海湾那边迎接过七十六个新年了,布莱思夫人。“

“你还会见到第一百个。”马歇尔·艾略特说。

吉姆船长摇摇头。

“不,我不想活那么久——至少,我认为我不想。当我们老了,死亡就变得亲切了。虽然我们并不是真的想死,马歇尔·丁尼生这么说恰是说出了事实。住在村子里的老###太太,她一生有许多坎坷,可怜的人,而且她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她总是说,当她的日子到头的时候她会很高兴的,而且她也不想再在这个泪之谷多加逗留了。但是当她生病了的时候闹出多大的动静啊!镇上请的医生,训练有素的护士,多得足够杀死一只狗的药。我想,生活也许是一个泪之谷,但是有些人就是喜欢哭泣。”

他们坐在炉火边静静地度过了旧年的最后一个小时。十二点钟声敲响前几分钟,吉姆船长起身打开了门。

“我们得让新年进来。”他说。

外面是一个晴朗的蓝色夜晚。一条闪闪发亮的月光的银色缎带环绕着海湾。在沙洲的里面,港口像是珍珠铺成的路。他们站在门前等候——吉姆船长以他的成熟的、丰富的经验,马歇尔·艾略特以他的精力充沛但是空虚的中年生活,吉尔伯特和安妮以他们珍贵的记忆和无限的希望,莱斯利以她的匮乏的岁月和没有希望的未来。壁炉上面小书架上的时钟敲了十二下。

“欢迎,新年。”当最后一声钟声消逝,吉姆船长弯腰致敬:“我希望你们都有最美好的一年,朋友们。我想无论新年带给我们什么东西,那都会是伟大的船长为我们准备的最好的礼物——而且总有某种原因我们都将找到一个好的港湾。”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