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15章 - 四风港的圣诞节(下)  

2011-04-23 21:49:32|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唱诗班出什么事了?”吉尔伯特强忍着笑的空隙中,问了一句。

“那要追溯到三年前建新教堂的时候。” 吉姆船长回答道:“为了新教堂建在什么位置上,我们吵得不可开交。其实两个位置相距不过两百码,但是在那场争斗中你会觉得有上千码远。我们分成三派——一派主张东边,一派主张南边,而另一派坚持原地。这场架从床上打到地上,从教堂吵到市场。所有三代以上的丑闻都被从墓穴里挖出来用作攻击对方的武器。三对姻缘被它拆散了。而且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开了多少次会啊!科涅利亚,你还记得老路德本站起来发言那次吗?他有力地表达了他的观点。”

“直言不讳吧,船长。你指的是他气疯了,把他们从都到尾都骂了一通。他们也活该——一群没用的东西。但是你又能对一个男人组成的委员会期待什么呢?那个建设委员会开了二十七次会,在第二十七次会议结束的时候,对于教堂的位置他们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而且为了赶时间,他们已经把老教堂拆了,所以,我们才落得如此下场,没有教堂,除了个会堂连个做礼拜的地方都没有。”

“卫理公会教徒让我们用他们的教堂了,科涅利亚。”

“要不是我们这些女人出来掌控大局,”科涅利亚小姐不理睬吉姆船长,继续说:“圣玛丽山谷村的教堂可能到今天都建不起来。我们说我们只想要有个教堂,如果男人们打算吵到世界末日的话,我们可不想继续当卫理公会教徒的笑料。我们仅开了一次会议,选举了一个委员会,并且发起了募捐。而我们也筹得了足够的资金。如果有男人胆敢顶嘴,我们就告诉他们,他们已经试了两年徒劳无功,现在建教堂的事轮到我们做主了。相信我,我们让他们乖乖闭嘴。现在我们的教堂建好都六个月了。当然,当男人见我们作出决定了,他们停止了争吵乖乖去工作了,恰像男人,只要他们明白他们已经丧失领导权,就不得不去工作。哦,女人不能传道或是当长老,但是她们能够建起教堂并为教堂筹到钱。”

“卫理公会教允许女人传道。”船长吉姆说。

科涅利亚小姐瞪了他一眼。

“我并不是说卫理公会教徒没有常识,船长。我只是说,我怀疑他们是否真有信仰。”

“我想你一定支持女人参加选举,科涅利亚小姐。”吉尔伯特说。

“相信我,我对选举一点儿也不感兴趣。”科涅利亚小姐轻蔑地说。“我知道那是要为男人擦屁股。当男人发现他们把世界搞得一团乱又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们才高兴地给我们选举权,然后把他们的麻烦扔到我们肩上。那就是他们的如意算盘。哦,多好啊,女人是有耐心的!”

“那你觉得约伯怎么样?”吉姆船长又提了个建议。

“约伯!要找一个有耐心的男人还真是稀罕,一旦真的发现这么个人的时候,还真是令人难忘。”科涅利亚小姐得意洋洋地反驳道:“无论如何,他的德行可不配他的名字。全港还没有哪个男人比老约伯·泰勒更没耐心的了。

“嗯,你知道的,他有理由这么做,科涅利亚。甚至连你也无法为他的妻子辩护。我一直忘不了老威廉·麦克阿利斯特在她葬礼上说的话,‘虽然她是个基督徒,但她却有魔鬼的脾气。’”

“我想她大概是很痛苦。”科涅利亚小姐不情愿地承认:“但是那也不能原谅约伯在她死后说的话。葬礼那天他和我父亲一起驾车从墓地回家。他一路都没说话,直到家门口, 然后他大声地叹了口气,说,‘你可能不相信,史蒂芬,但今天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一天!’那不恰像个男人吗?”

“我想可怜的老约伯太太的确使他的日子不好过。”吉姆船长说。

“嗯,这么做可不得体,不是吗?即使一个男人心里为他妻子的死高兴,他也不需要对外宣布吧。你可能注意到了,约伯·泰勒不久就再婚了。他的第二个妻子管得住他。相信我,他被她提着领子走路!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给第一任太太竖了块墓碑——而且她还在墓碑左边留了点位置给自己。她说要不然将来可没人会让约伯也给她竖墓碑的。”

“说到泰勒,村子上的路易斯·泰勒太太好吗,医生?”吉姆船长问。

“她正在慢慢地好转——但是她干得太辛苦了。”吉尔伯特回答。

“她丈夫倒是也在努力工作——养得奖猪。”科涅利亚小姐说:“他以他的漂亮猪而闻名。他对他的猪的骄傲胜过对他的孩子的。不过因此,的确,他的猪可能是最好的猪,而他的孩子可就不怎么样了。他是怎么对他们的可怜的母亲的,生孩子和奶孩子的时候都被饿得半死。他把乳酪都给猪吃了,而他的孩子们只能吃点牛奶渣。

“有时候,科涅利亚,我不得不同意你的看法,虽然这让我很难过。”船长吉姆说:“那确确实实是路易斯·泰勒的所作所为。每当我看见他那些可怜的、悲惨的孩子,被剥夺了孩子本该有的乐趣,都要让我难过好几天。”

安妮招招手把吉尔伯特叫到厨房。她关上门给了他一顿作为妻子的训诫。

“吉尔伯特,你和吉姆船长必须停止故意钓科涅利亚小姐的话。哦,我听到你说的话了——我可不允许你们这么做。”

“安妮,科涅利亚小姐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极大的乐趣。你知道她非常享受。”

“好吧,算了。你们两个也不用再怂恿她了。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还有,吉尔伯特,别让雷切尔太太切鹅。我知道她认为你肯定不会切鹅,所以她打算自己切。露一手给她看看。”

“我应该办得到的。我已经A-B-C-D一步步练习一个月了。”吉尔伯特说:“只不过我切的时候,安妮,你不要和我说话,就像以前我们在学校里学几何的时候,每当老师把那些字母换了个位置,我就会状态比你差。”

吉尔伯特把鹅切得非常漂亮,连雷切尔太太都十分认可,而且每个人尝了都觉得味道不错。安妮的第一个圣诞节晚餐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她以主妇的自豪感愉快地微笑着。晚宴十分愉快而且吃了很长时间。然后他们围坐在炉火红红的壁炉前听吉姆船长讲故事。直到红色的太阳低垂在四风港上,将伦巴底白杨蓝色的影子长长地投在覆盖着白雪的小路上。

“我必须回灯塔了。”最后他说道:“我只够时间在日落前赶回家了。谢谢你的美丽圣诞节,布莱思夫人。在他们回家前,哪天晚上有空就把戴维先生带到灯塔来玩。”

“我想看看那些石头神像。”戴维意犹未尽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