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15章 - 四风港的圣诞节(上)  

2011-04-21 23:21:44|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先安妮和吉尔伯特谈起过要回阿冯利过圣诞节,但最后他们还是决定留在四风港。“我想要在我们自己的家中渡过婚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安妮说

因此结果是玛丽拉和雷切尔·林德太太和双胞胎得到四风港过圣诞节。玛丽拉长着一张似乎已经环游世界的女人的脸。实际上她从未到过离家六十里外的地方;而且她也从未在绿山墙以外的任何地方吃过一次圣诞晚餐。

雷切尔太太带来了一个巨大的葡萄干布丁。没有什么能让雷切尔太太相信现在这些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会做圣诞节葡萄干布丁;不过她还是给予了安妮的房子极高的评价。

“安妮是个好主妇。”抵达的当晚在客房里她对玛丽拉说道:“我检查过她的面包盒和垃圾桶了。就是说,我总是据此判断一个主妇。垃圾桶里没有不应该丢弃的东西,面包盒里也没有不新鲜的东西。当然,她是你一手培养大的——但是,后来她去上大学了。我注意到她把我的烟草花纹被子铺在这儿的床上,而且她客厅的壁炉前铺着你的大编织毯子。这让我觉得就像在家里一样。”

安妮在她自己的房子里的第一个圣诞节如她所愿地那样令人愉快。那天天气晴朗明媚;圣诞前夜下的第一场雪使得世界更加美丽;港口仍然通畅而且亮闪闪的。

吉姆船长和科涅利亚小姐来吃晚餐。他们也邀请了莱斯利和狄克,但是莱斯利编了个借口回绝了,她说他们总是去她的叔父艾萨克·维西特家过圣诞节。

“她宁可这么做。”科涅利亚小姐告诉安妮:“她无法忍受把狄克带到有陌生人地方。圣诞节对莱斯利一直是个煎熬,她和她父亲过去过得可开心了。”

科涅利亚小姐和雷切尔太太彼此并不十分投契,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但是她们根本没机会正面遭遇,因为雷切尔太太在厨房帮安妮和玛丽拉准备晚餐,而吉尔伯特则去招呼吉姆船长和科涅利亚小姐——或者更贴切地说是他受他们款待,因为那两位老朋友和对手之间的对话是绝不会让人乏味的。

“这儿好多年没办过圣诞晚宴了,布莱思夫人。”吉姆船长说:“罗素小姐总是去镇上和她的朋友一起过圣诞节。但是我参加了这所房子里的第一个圣诞晚宴——教师的新娘做的。那是六十年前的今天,布莱思夫人——那天和今天非常相似——雪下得恰恰好,正好让小山披上白色,而海湾还像六月一样蓝。那时我还只是个毛头小伙,以前从来没被邀请去参加晚宴,我紧张地都没吃饱。我还弄得桌子上到处都是东西。”

“大部分男人都这样。”科涅利亚小姐说,手上一刻不停地缝着。科涅利亚小姐是不会空手干坐着的,即使是在圣诞节。

婴儿的出生可不管什么节日不节日的,圣玛丽山谷村的一户贫困家庭即将迎来一个新的生命。科涅利亚小姐已经为那个家庭的小家伙们送去了一份丰盛的晚餐,因此她才能心安理得地享用她自己的圣诞大餐。

“嗯,科涅利亚,你知道的,要赢得男人的心就要先赢得男人的胃。”船长吉姆解释道。

“我相信你——如果男人确实有心的话。”科涅利亚小姐反驳道:“我想所以才有这么多女人要拼死拼活地做饭烧菜了——就像可怜的阿米莉娅·巴克斯特。她去年圣诞节早晨死的,她说这是她结婚后第一个不用准备二十大盘晚餐的圣诞节。 那一定是个令她高兴的变化。好了,如今她已经死了一年了,因此,你将很快会听说贺瑞斯·巴克斯特又在四处物色了。”

“我听说他早已经开始物色了。”吉姆船长向吉尔伯特眨了眨眼睛,说道:“他最近有个星期天不是到你那儿去了,还穿着他葬礼上穿的黑西服,衣领熨得挺刮的?”

“他没有。而且他也没必要来。要是很久以前他还嫩的时候我说不定还有点兴趣,我可不要什么二手货。说起贺瑞斯·巴克斯特,去年夏天他手头紧张的时候,他向上帝祈求帮助;后来当他妻子死后他拿到她的人寿保险时,他说他相信那就是上帝对他的祈祷的答复。这不恰像个男人吗?”

“科涅利亚,你有证据他真的这么说了?”

“我有卫理公会派牧师说的话为证——如果你管那叫证据的话。还有罗伯特·巴克斯特也跟我说过同样的事,不过我承认那不能算证据。人们认为罗伯特·巴克斯特常常不说实话。”

“好了,好了,科涅利亚,我想他通常还是说实话的,他只是经常改主意,因此有时候听起来好像他没说实话。”

“相信我,他好像经常这么做。总不能为了替一个男人辩解就相信另一个男人的话。我不喜欢罗伯特·巴克斯特。你知道他为什么改信卫理公会教吗?仅仅因为他和玛格丽特结婚后的那个星期天,当他们经过教堂侧廊时,碰巧长老教会的唱诗班正好唱到‘看啊,新郎来了’。因为那天他正好去得迟了,他坚持认为唱诗班是故意那么做来侮辱他,好像他有那么重要似的。不过这家的人总是认为自己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他兄弟伊利菲特总想像魔鬼就在他身边——但是我才不相信魔鬼会在他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呢。”

“我——不——知道。”吉姆船长深思地说:“伊利菲特·巴克斯特一个人独居太久了——他甚至连只猫或狗都没有。一个男人孤独的时候,如果他不和上帝在一起,那么他就很容易会和魔鬼在一起。我猜,他必须选择其中一边。如果魔鬼总在巴克斯特的身边那一定是因为他喜欢魔鬼在那里。”

“恰像男人。”科涅利亚小姐说,然后因为要处理一个复杂的缝褶她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吉姆船长故意用一种漫不经心地口气把她激起:

“上星期天早上我去了卫理公会教派的教堂。”

“你最好已经回家读过圣经了。”科涅利亚小姐如斯回应。

“好了,科涅利亚,只要你信仰坚定,我看不出去卫理公会教派的教堂会有什么害处。我已经当了七十六年的长老教会员了,而且我的宗教信仰最近也没有要起锚的意思。”

“这么做树了个坏榜样。”科涅利亚小姐严厉地说。

“此外,”吉姆船长继续使坏:“我想要听唱得好点的赞歌,卫理公会教堂的唱诗班不错。你也不能否认,科涅利亚,自从我们的唱诗班分裂后,我们教堂的歌实在是难听得要命。”

“唱不好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尽力了,而且上帝可没觉得乌鸦和夜莺的声音有什么不同。”

“好了,好了,科涅利亚,” 吉姆船长柔声说:“我对上帝听音乐的耳朵可是有好感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