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13章 - 一个幽灵的晚上  

2011-04-19 22:01:59|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星期后的一个晚上,安妮决定到小溪边的房子来个非正式的拜访。那是一个雾色深沉的夜晚,灰色的雾气漫过海湾, 包围着港口,填满了海峡和山谷, 并且牢牢地黏附在深秋的草地上。海洋在其中呜咽着,战栗着。安妮看到了四风港新的一面,怪异、神秘、迷人,但是它也给予她小小的寂寞的感觉。吉尔伯特去夏洛特敦参加医学庆典了,翌日才会回来。安妮渴望和一些女性朋友们小聚。吉姆船长和科涅利亚小姐都是不同形式的“好伙伴”,但是年轻人毕竟渴望有年轻人做伴。

“要是黛安娜或菲尔或普里西拉或斯特拉可以偶然过来聊聊天该有多好啊。”她想:“这是一个属于幽灵的夜晚。如果这些铺天盖地的雾突然被拨开的话,我敢肯定将会看见所有那些曾经从四风港驶出而最终沉没的船只正航行在港湾上,而那些淹死的船员就站在甲板上。我觉得迷雾好像隐藏了无数的秘密——似乎自己四周都是四风港过去那些人们的幽魂,他们正透过这灰色的帘幕凝视着我。如果曾经在这小屋生活过的那些亲爱的女士们的灵魂想故地重游的话,再没有比今晚更合适的了。如果我还继续在这里坐下去的话,我将会看见她们中的某个人就坐在吉尔伯特的椅子上。今天晚上这个地方根本不平静。甚至果戈和迈果戈也在竖起耳朵倾听那些看不见的访客的脚步声。我要赶快离开这里去看莱斯利,免得我被自己的想像力吓坏,就像小时候“闹鬼的森林”一样。我把我的梦中小屋留给它的老主人们,我的炉火将代我向他们致以欢迎和问候。在我回来之前,他们就会离去,而我的房子将归还给我。今晚我肯定它跟过去有个约会。”

虽然她对自己过于丰富的想像力觉得有点好笑,但是她还是多少有点脊骨发凉的感觉。安妮对果戈和迈果戈抛了个飞吻,毅然投进屋外的浓雾之中,胳膊下夹着一些带给莱斯利的新杂志。

“莱斯利非常渴望书和杂志,”科涅利亚小姐曾告诉她:“但是她几乎一本也看不到,因为她根本买不起书或订购杂志。她真的很穷,安妮。我都想不出她怎么靠农场那一点微薄的租金过活。她从来不暗示什么,也不诉苦抱怨,但是我知道她的生活有多苦。她这辈子都是没钱害的。相信我,当她自由而且雄心勃勃的时候,她可以不在意它,但是现在它一定令她痛苦了。我很高兴她和你在一起的那个晚上看起来很愉快。吉姆船长告诉了我,他几乎是拿着她的帽子和外套把她推出门才让她到你这里来的。你也不要太久不去拜访她,要不然她会以为你不喜欢看见狄克,然后她又会躲回坚硬的外壳里去。狄克只是一个肥大无害的婴儿,但是他那露着牙齿咯咯笑的蠢样确实让一些人神经紧张。谢天谢地,我可没有什么所谓的神经。比起以前正常的狄克·摩尔,我还更喜欢现在的他——虽然上帝知道不该这么说。有一天莱斯利清扫房间的时候我去给她帮点忙,当时我正在炸油炸圈饼,狄克跟往常一样在旁边晃来荡去拿油炸圈饼吃,我弯腰的时候他突然拿起一块我刚炸好的饼扔到我的脖子里。然后他在那里一直笑个不停。相信我,安妮,那时我用尽了心里对上帝的所有祈祷词才控制住自己不把那锅热油倒到他的头上去。”

安妮笑着回想起科涅利亚小姐的愤怒,在黑暗中加快了步子。不过欢笑似乎与这个夜晚并不和谐。当她走到柳林小屋的时候,她已经十分冷静了。四下里一片静寂。房子的前面看起来又黑又荒凉,因此安妮就拐到偏门去,这里进去是个阳台通往一个小起居室。在那里她静静地停住了。

门开着。里面,在只有一点微弱的光芒的房间里,莱斯利·摩尔就坐在那儿,趴在桌子上,头埋在弯曲的双臂间。她哭得很厉害——低低地、狠命地、闷声地啜泣着,好像她灵魂中某些极大的痛苦正在试图挣脱出来。一只黑色的老狗蹲在她身旁,他的鼻子靠在膝盖上,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狗狗那种无言的、哀求的同情和忠诚。安妮惊慌地退了出来。她觉得在这个悲痛面前她什么也不能做,她的心在为着不能表达的同情而隐隐作痛。如果现在进去的话,将会永远地关闭友谊和帮助之门。本能警告安妮,这个骄傲的、痛苦的的女孩不会原谅一个贸然撞破她的绝望的人。

安妮悄无声息地从阳台退出来,找到穿过院子的路。然后,她听到幽暗的地方有声音,并且看见了一点微微的光。在路口她遇见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提着灯笼的吉姆船长,另外一个她知道一定是狄克·摩尔——一个大块头、肥得不象话的男人,有着一张宽阔的、红红的圆脸,一双空洞的眼睛。即使在这么暗的光下,安妮也发觉到他的眼睛有点不寻常。

“是你吗,布莱思夫人?” 吉姆船长说:“哎哟,哎哟,像这样的晚上你可再不能一个人出来乱走哟。你会很容易就在这雾里迷路的。你别动,就在这儿等我,我把狄克安全地送到门里就出来带你回去。我可不能让布莱思医生回家发现你在浓雾里一脚踩空掉下悬崖去。四十年前有个女人就是那么干的。”

“那么你是来看莱斯利的喽。”当他再出来到她身边的时候问道。

“但是我没有进去。”安妮把她看见的情形告诉他。吉姆船长叹息道:

“可怜的,可怜的小姑娘!她不常哭的,布莱思夫人,她真的很勇敢。她哭的时候一定是觉得糟透了。像这样的夜晚对于心怀悲伤的可怜女人是很难过的。好象所有我们曾经遭受的,或害怕的东西都跑出来了。”

“到处都是幽灵。”安妮打了个寒颤:“所以我才跑到这里来——我想要紧紧抓住人类的手并且听到人类的声音。今晚似乎有太多非人类的东西出现。甚至我自己亲爱的小屋里都满是他们。他们实实在在地把我推了出来。因此我才逃到这里来找同类做伴。”

“你没进去是对的,布莱思夫人。莱斯利不会喜欢的。她也会不喜欢我和狄克进去,要不是我碰见了你,我也就已经进去了。我今天一整天都把狄克带在身边。我尽量多把他带过来好帮莱斯利一点。”

“他的眼睛有什么不对劲的吗?”安妮问。

“你注意到了?是的,一只是蓝色的,而另一只是浅褐色的——他父亲也是这样,那是摩尔的特质。所以我在古巴第一眼就知道他是狄克·摩尔。要不然他变得那么胖又满脸胡子我怎么能认出他来。我猜,你知道是我找到他并且把他带回来的。科涅利亚小姐总是说我不应该这么做,但是我不同意。那样做是正确的——也是唯一能做的。我从没动摇过。但是我这颗老朽的心为莱斯利心痛。她只有二十八岁,但是却比大多数八十多岁的女人吃的苦还要多。”

他们默默地走了一会儿。然后安妮说:“你知道吗,吉姆船长,我从来都不喜欢提着灯笼走路。我总是会有种最奇怪的感觉,好象在圆圆的光晕外,就在它的边缘的黑暗中,一圈鬼祟、邪恶的东西包围着我,不怀好意的眼睛在黑暗中窥视着我。我从小就有这种感觉。为什么呢?其实当我真正待在黑暗里,四下一片黑的时候,我并没有这种感觉,我一点都不怕。”

“我有时候也会这么觉得。” 吉姆船长承认:“我猜当我们和黑暗亲近的时候,它是朋友。但是当我们想推开它——把它从我们身边分离,比如说,打起灯笼——它就会变成敌人。雾在升高,刮西风了。等你到家的时候,星星会出来了。”

星星出来了。安妮回到她的梦中小屋,炉火的灰烬还在炉膛里发着微微红光,而所有的幽灵都已经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