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6章 - 吉姆船长  

2011-03-24 21:22:31|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大卫医生”和“大卫医生太太”早已在小屋等候新郎新娘了。大卫医生是个高大、愉快、白色络腮胡的老头,而医生太太是个有着一头银发,脸颊粉红的小老太太,安妮立刻喜欢上了她。

“真高兴见到你,亲爱的,你一定很累了。我们已经把晚餐准备好了,吉姆船长还给你们带了些鳟鱼。吉姆船长——你在哪里?哦,我猜他是出去照顾马了。来,到楼上去把你的东西放下来吧。”

跟随大卫医生太太上楼的时候,安妮用她那双明亮又有鉴识力的眼睛四处打量,她非常喜欢她新家的样子,她看起来有绿山墙的风格并且带有她古老传统的风情。

“我想我会发现伊莉莎白·罗素小姐是一个灵魂的知音,”当她一个人在房间中的时候,安妮低语道。房间有两扇窗户,屋顶的那扇老虎窗正对着港湾、沙丘和四风灯塔。

“望着大海险恶的浪花,

在失落的仙域里引动窗扉。”

安妮柔声引述。从山形墙的窗户望出,可以看见收获色彩的小小山谷,一条小溪在其间奔跑。小溪过去半里,是视力所及的唯一一所房子——一座老旧、散漫、灰色的屋子,它的窗户,透过房子周围高大的柳树的包围,像一对害羞、探寻的眼睛,凝视着薄暮。安妮很好奇谁住在那里,他们应该是她距离最近的邻居,她希望他们会很好。突然她发现自己脑海中正浮现那个赶白鹅的美丽女孩。

“吉尔伯特认为她不属于这里,”安妮沉思道,“但是我确信她是的。她身上有某种东西使她成为这海洋、天空和港湾的一部份。四风港在她的血液里。”

安妮下楼的时候吉尔伯特正站在壁炉前和一个陌生人说话。当安妮进来的时候,两个人都转向她。

“安妮,这是博伊德船长。博伊德船长,这是我的妻子。”

这是吉尔伯特第一次跟安妮以外的任何人说“我的妻子”,显然他要使劲控制住自己不要表现得太过自豪。老船长向安妮伸来一只强壮有力的手,他们彼此微笑而且从那刻起就成了朋友。灵魂的知音总是能很快彼此认同。

“真高兴看见你,布莱思夫人,我希望你将会和来这里的第一位新娘一样快乐,我希望你一定会更快乐。不过你丈夫对我的介绍并不完全正确,‘吉姆船长’才是我的日常名字,你倒不如一开始就跟最终会称呼我的那样叫我。你的确是个美丽的小新娘,布莱思夫人,看着你使我感觉好象刚刚结婚的是我自己。”

大卫医生太太笑着劝吉姆船长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吃晚餐。

“非常感谢,这将是一顿真正的宴飨,医生太太。我大部分时间都只能一个人吃饭,形影相吊。能够与两位如此甜美的女士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可是不多。”

吉姆船长的赞美如果写在纸上,看起来可能非常坦白无饰,但是他用如此殷勤、温文有礼又充满敬意的语调说出来,使得他面前的两位女士感觉自己受到了女王般尊贵的待遇。

吉姆船长是一个灵魂高尚、头脑简单的老男人,但是他的眼睛和心灵却永远是个年轻人。他身材又高又难看,还略微有点驼,但是仍然显示出巨大的力量和坚韧。古铜色的脸上胡子刮得光光的,皱纹很深。长而厚的铁灰色的头发差不多垂到了肩部。他还有一双深陷的非常蓝的眼睛,那双眼睛时而闪烁,时而做梦,时而向海的方向眺望,充满了渴望,好象一个正在寻找丢失了的宝物的人。安妮有一天会知道吉姆船长找寻的是什么东西。

不可否认,吉姆船长是个平常的男人。他光光的下巴,粗犷的嘴巴和方正的眉毛与好看毫不搭边,而且经历的许多艰难和悲伤在他的身体和灵魂上留下了记号。但是安妮第一眼看见他就认为他朴实无华,她从未有别的想法——那精神闪烁在粗砺的屋子里使整个房子都变得美丽起来。

他们欢快地地围坐在餐桌旁,炉火驱散了九月夜晚的寒气,但是餐厅的窗户是开着的,海洋的微风随意地吹拂进来。这里的视野很好,可以眺望海港和远处低矮的紫色小山。桌子上摆满了医生太太准备的美食,但是最诱人的无疑是那大大的盘子里盛着的海鳟鱼。

“我认为洄游后的鳟鱼是最美味的,”吉姆船长说,“那时的鳟鱼最新鲜,布莱思夫人,两个小时前它们还在山谷池塘里游泳。”

“今天晚上谁在看守灯塔,吉姆船长?”大卫医生问。

“我侄子阿莱克。他知道怎么做。好吧,我是真的高兴你们留我吃晚餐。我的确饿了——今天还没怎么吃饭呢。”

“我相信你呆在灯塔那儿的大部份时间都是半饥半饱的,” 大卫医生太太严肃地说,“你肯定不想麻烦去弄一顿正经的饭。”

“哦,我想的,医生夫人,我确实想的,”吉姆船长反对道,“为什么,我一般活得像个国王。昨晚我决定去村子里并且买了二磅牛排回来,我打算今天做一顿好得不得了的晚餐的。”

“那么牛排怎么了?”大卫医生太太问,“你在回家的路上弄丢了吗?”

“不是的。”吉姆船长看起来有点难为情,“就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有一只可怜的、丑陋的狗跑来想夜里留宿,我猜他大概是长海岸的某个渔夫的狗。我不能把这可怜的狗关在门外——他有一条腿受伤了。因此我把他安顿在在门廊处,用一条旧的袋子给他躺在上面,然后我就上床去睡觉了。但是不知怎么的我睡不着,然后我就仔细地想着这条狗来了,我记得那狗看起来很饥饿。”

“于是你就起床把牛排给他了——整块牛排,”大卫医生太太说,带着一种胜利的神情谴责道。

“嗯,没有别的东西可给他的,”吉姆船长不赞成地说,“除了牛排没有狗感兴趣的东西了。我想他饿坏了,大概两口就把牛排吃完了。我后来就睡得很香了,但是我的晚餐也就只剩——马铃薯和了,就像你说的一样。今天早上狗回家了,我想他不是个素食者。”

“为了一只毫无价值的狗就把自己饿得要死是什么主意啊!”医生太太嗤之以鼻。

“你不知道,但是他可能对某人来说非常有价值,”吉姆船长反驳道,“他看起来不像很有价值的,但是你不能凭一只狗的外貌来判断他的价值。就像我自己,可能内心是个真正美丽的人。我允许‘大副’不喜欢他,他的话是很有说服力的。但是‘大副’是带有偏见的。毕竟用猫的观点去来看狗是没用的。于是,我失去了我的晚餐,因此现在才能在这里得到真正愉快的享受。有好邻居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谁住在小溪那边柳树林的房子里?”安妮问。

“狄克·摩尔太太,”吉姆船长说“——和她的丈夫。”好像他刚刚想起来一样又加了一句。

安妮笑了,并且按照吉姆船长形容的方式在心里描绘了一张狄克·摩尔太太的图象,很明显那是另一个雷切尔·林德太太。

“你没有很多邻居,布莱思夫人,”吉姆船长继续道,“海港的这边人居住得比较稀疏。 大部份的土地都属于霍华德先生,他把它们租出去当牧场。海港的另一边,现在,住满了人——特别是麦克阿利斯特,你随便丢一块石头就能砸到一个麦克阿利斯特。前几天和我正在老利昂·布莱奎尔聊天。他整个夏天都在港口工作。‘几乎所有的麦克阿利斯特都在那儿,’他告诉我,‘尼尔·麦克阿利斯特和桑迪·麦克阿利斯特和威廉·麦克阿利斯特和阿莱克·麦克阿利斯特和安格斯·麦克阿利斯特——而且我相信魔鬼·麦克阿利斯特也在。’”

“麦克阿利斯特几乎和伊里亚特以及克劳福德一样多,”大卫医生在笑声止住后说,“知道吗,吉尔伯特, 我们四风港人有一句老俗话是这样说的——‘上帝赐予我们伊里亚特的自负、麦克阿利斯特的傲慢和克劳福德的自夸。’”

“不过,他们之中还是有不少好人的,”吉姆船长说,“我和威廉·克劳福德一起航行了好多年,那男人在勇气、耐性和诚实方面没有对手。四风港那边的人更有头脑,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边的人总是为此批评他们。很奇怪,是不是,人们似乎总是憎恨比他们稍微聪明的人。”

大卫医生,这个和四风港人打了四十年交道的人,大笑不已。

“谁住在半里外那间耀眼的翠绿色房子里?”吉尔伯特问。

吉姆船长高兴地笑道:“科涅利亚·布莱恩小姐。她应该很快就来看你了,如果你是长老教会员。但是如果你是卫理公会教徒,她将根本来都不会来。科涅利亚对卫理公会教徒怀有神圣的厌恶之情。”

“她是相当有个性的一个人,”大卫医生吃吃笑道,“而且是一个最根深蒂固的男人憎恨者!”

“是酸葡萄心理吗?”吉尔伯特笑着质疑。

“不,不是酸葡萄心理,”吉姆船长严肃地回答道。“科涅利亚年轻的时完全可以精挑细选,然而她说的话即使让那些老鳏夫也会逃之夭夭。她似乎天生就憎恨男人和卫理公会教徒。她拥有四风港最毒的舌头和最善良的心。无论哪里有麻烦,哪里就有她以最温柔的方式提供帮助。她从来不说另外一个女人一句严厉的话,而且如果她要修理我们这些可怜的没出息的男人的话,我怀疑我们的厚脸皮能否承受得住。”

“她对你评价不错,吉姆船长。”医生太太说。

“是的,我对此感到害怕。我不喜欢这样。这让我感觉自己一定有点不正常。”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