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5章 - 家庭的来临  

2011-03-22 22:26:43|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卫·布莱思医生已经派他的双轮单座轻便马车去接他们了,驾车来的淘气男孩把马车交给他们就咧着嘴跑掉了,留下他们独自享受在这星光灿烂的夏夜驾车前往新家的乐趣。

安妮永远不会忘记当他们的马车驶过村庄后面的小山的时候,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可爱的景像。她的新家暂时还看不到,但是在她面前的四风港就像一面玫瑰和银子修饰的巨大的、闪亮的镜子。远远望去,可以看见四风港的入口,一侧是沙丘起伏的沙洲,一侧是高耸陡峭的红色砂岩悬崖。越过沙洲,是波澜不惊的大海,在夕照中沉沉入梦。小渔村舒服地坐落在沙丘与海岸相接的地方,看起来像薄雾中一颗巨大的蛋白石。在它们之上的天空,像一个饰有珠宝的杯子,薄暮正从其中倾泻而出。空气中充斥着海洋那令人无法抗拒的强烈气息,使得整个的风景浸润着夜晚的海洋那微妙的气氛。一些朦胧的帆影沿着黑暗的、冷杉覆盖的海岸漂流,一声钟鸣从远方的白色小教堂的塔顶传来,如梦般芳香甜蜜,令人心醉。钟声回荡,踏浪而来,与大海的低吟合而为一。海峡悬崖上巨大的旋转灯在北方清亮的天幕中闪烁着温暖、金黄色的光芒,像一颗颤动着美好希望的星星、遥远的地平线上,过往汽船冒出的烟织成了一条飘浮荡漾的灰色丝带。

“哦,多美啊,多美啊,”安妮喃喃低语道,“我会爱上四风港的,吉尔伯特。我们的房子在哪里?”

“我们现在还看不到——小海湾那边的桦树林带遮住了它。我们的房子离圣玛丽山谷有二里,与灯塔也有一里。我们将不会有很多邻居,安妮。我们附近只有一间房子而且我不知道谁住在里面。当我出去的时候,你会感到孤单吗?”

“如果不是有那灯塔和美景陪伴。谁住在那栋房子里,吉尔伯特?”

“我不知道。看起来它的主人不像会是灵魂的知音,是吗,安妮?”

这是一间又大又坚固的房子,漆成了艳丽的绿色,以致于旁边的风景相形之下像褪了色。 在它后面有一个果园,前面有一片维护得很好的草坪。但是,不知何故,这房子看上去空荡荡的。也许是太整洁的缘故,这整个的建筑,房子、谷仓、果园、花园、草地和小路,都是整洁得一丝不苟。

“对于房子的油漆有那样一个品位的人看起来似乎没有可能会是灵魂的知音,”安妮承认,“除非它是个意外事件——就像我们蓝色的会堂。我确信那里没有孩子,它甚至比托利路的柯波家更整洁,而我还从来没想过会见到比那更整洁的地方呢。”

他们沿着海岸那潮湿、蜿蜒的红色道路前行,一路上没遇见任何人。但是当他们驶到那排遮住他们的新家的桦树林的地方,安妮看见了一个女孩子,正赶着一群雪白的鹅从右首边天鹅绒般的绿色小山顶上下来。巨大的、离散的冷杉沿着山生长,在它们的树干之间可以瞥见黄色的丰收的田野,隐约闪烁着沙丘的金色和海洋的蓝色光芒。女孩个子挺高,穿着一件灰蓝色的裙子。当安妮和吉尔伯特经过的时候,她和她的鹅正从山脚下的一扇门里出来。她手扶着门闩站着,定定地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感兴趣,也没有表现出好奇。安妮感觉,有那么短暂的片刻,那表情里似乎有一种模糊的敌意。但是那女孩的美丽使安妮喘了口气——那美丽如此醒目以致于在任何地方也能引人注意。她没有戴帽子,但是光亮的小麦色的头发编成的辫子盘在头上像戴了个花冠。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像星星一样。她的身材, 藏在朴实的袍子里的,是完美的。她的双唇像她戴着的血红罂粟一样鲜红。

“吉尔伯特,我们刚刚经过的女孩是谁?”安妮低声问。

“我没留意到任何女孩,”吉尔伯特说,因为他眼里只有他的新娘。

“她正站在那个门旁边——不,不要向后看,她还在看着我们。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一张脸。”

“我不记得我在这里的时候看见过非常俊俏的女孩。山谷那里有一些漂亮的女孩,但我不认为她们称得上美丽。”

“这个女孩是的。你不可能见过她,要不然你不会忘记她的,没有人能够忘记她。除了在图画里,我从来没见过这样一张脸。而且她的头发!它令我想到勃郎宁的‘黄金绳索’和‘华丽的蛇’!”

“或许她是四风镇的客人吧——就是那些在港湾那间夏季大旅馆住的客人。”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围裙,而且她还在赶鹅。”

“她那样做可能就是为了消遣。看,安妮——那就是我们的房子。”

安妮暂时忘记了那个有着明亮又愤怒的眼睛的女孩。她新家跃入她的眼帘的第一瞥真是眼睛和心灵的双重愉悦——它看起来多么像一个搁浅在海岸上的奶油色的大贝壳。那排高高的伦巴底白杨在天幕的映衬下显出它庄严、紫色的剪影。在它后面,庇护着它的花园免受海风太过锐利的吹拂侵害的,是一片如云的冷杉林,风在那里可以随心所欲地创作各种各样奇异和难忘的音乐。像所有的树林一样,它似乎在它的幽深处保守和隐藏着它的秘密——那秘密只能进去后耐心地寻找才能获得。而外面,暗绿色的双臂环抱着它们不受好奇或冷漠的眼睛的侵犯。

当安妮和吉尔伯特在白杨径上行进,夜风越过沙洲开始了它们狂野的舞蹈,穿过被灯光点缀的港湾与渔村。小房子的门开了,炉火摇曳、温暖的光在薄暮之中闪烁跳跃。吉尔伯特将安妮抱下马车,牵着她的手进入花园,穿过斜倚的红色冷杉之间的小门,走上整齐的红色砂岩台阶。

“欢迎回家,”他在她耳畔低语,他们手拉手跨过他们的梦中小屋的门槛。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