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山墙的安妮

绿山墙的安妮 - anne of green gables

 
 
 

日志

 
 

梦中小屋的安妮 - 第2章 - 梦中小屋  

2011-03-15 22:21:14|  分类: 梦中小屋的安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绿山墙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斥着兴奋的气氛。甚至连玛丽拉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以致于时常一不小心流露出来——这实在是不寻常的。

“在这栋房子里还从来不曾举行过婚礼”,她半是辩解地跟雷切尔·林德太太说,“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曾听到一个老牧师说,一栋房子只有经历过出生、婚礼和死亡的时候,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家。我们这里已经有过死亡了——我的父母还有马修都是在这里去世。而且我们这里甚至还有过一次出生。很久以前,在我们刚搬进这栋房子不久,我们曾雇了一个短工是个已结婚的男人,他的妻子在这里生了一个小孩。但是这里还从来没有过一个婚礼。想到安妮就要结婚实在是太奇怪了。在某种程度上,她对我来说似乎还是十四年前被马修带回家来的那个小女孩,我很难认识到她已经长大了。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我看见马修领进来一个女孩子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感到好奇,如果不是这么个错误,而我们得到了原先计划要领养的男孩会变成什么样,我想不出他的命运会如何。”

“嗯,那是一个幸运的错误,”林德太太说,“虽然我还是要提醒你,有段时间我没有这么认为——那天晚上我来看安妮,而她竟冲我大发脾气。不过从那之后,许多事情都改变了。”

林德太太叹了口气,然后重又变得轻快活泼。既然婚礼已经摆上日程,林德太太已经准备好让过去彻底埋葬了。

“我要给安妮两条编织被子”,她再次说,“一条烟草花纹的和一条苹果叶花纹的。她告诉我现在它们真的再次流行了。唉,管他流行不流行的,我不相信有什么能比一间空荡荡的房间床上铺着漂亮的苹果叶被子更好看的了。 我必须让它们漂洗一下,托马斯死后我把它们都打包放起来了,现在肯定变成可怕的颜色了。但是婚礼还有一个月,我相信漂白粉和露珠将会创造奇迹。”

只有一个月了! 玛丽拉叹了口气,然后骄傲地说:

“我打算给安妮半打阁楼中的编织毯子。我从来没想过她会想要它们——它们样式这么旧,而且现在似乎人们都想要钩针的垫子。 但是她向我要——说她宁可要它们而不是别的什么铺在她的地板上。它们的确很漂亮,我是用最好看的碎布做的,而且还编了花纹。对于这些冬天它们很合适。而且我还会为她的果酱壁橱准备足够吃一年的蓝李子酱。说起来也奇怪,那些蓝李子树已经有三年没开花了,我已经打算把它们砍掉了,而今年春天它们开满了白花,我还从来没在绿山墙见过这样的的李子树。“

“嗯,谢天谢地安妮和吉尔伯特真的要结婚了。这正是我一直祈祷的,”雷切尔太太用一种某人确信她的祈祷已经起了极大作用的安心的口吻说道,“当知道她并不真的打算嫁给那个金斯波特男人的时候真是让人大大地宽心。的确,他是富有的,而吉尔伯特是贫穷的——至少,开始是这样的,不过他可是岛上的男孩。”

“他是吉尔伯特·布莱思”,玛丽拉满足地说。在玛丽拉心灵深处,有个想法她一直也没说出口,也许会把这个想法带入坟墓,从吉尔伯特孩提时候起,每当她看见他,就会不自觉地想,要不是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的任性骄傲,他可能是她的儿子。玛丽拉隐约地觉得,吉尔伯特和安妮结婚也许正在纠正那个过去的错误。善已经远离旧日悲伤的恶。

至于安妮自己,她是如此快乐以致于觉得害怕。古老的迷信认为,上天不喜欢看到凡人太快乐。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有些凡人的确如此。在一个紫罗兰色的薄暮时分,有两个那样的人突然来拜访安妮,并且打算要让安妮心满意足的幻想破灭。如果她认为她得到了年轻的布莱思医生的珍爱,或者如果她以为他仍然同他少不更事的时候一样迷恋她的话,她们当然有责任要让她清醒。但是这两位可贵的妇女并不是安妮的敌人,相反她们都真的很喜欢她,而且随时准备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样不让别人伤害她。人性并不总是一致的。

英格里斯太太,引述《企业日报》的话来说——娘家姓简·安德鲁斯, 跟她的母亲以及加斯伯·贝尔太太一起来访。在简身上,人类的善良天性并没有因多年婚姻生活的摩擦而有所凝结。她的生活并不愉快,尽管从实际角度看——就像雷切尔·林德太太会说的——她嫁了个百万富翁,幸福婚姻不过如此。财富没有破坏她,她仍然是过去四人组里那个平静、亲切、面颊粉红的简。她由衷地为旧日密友的幸福感到高兴,并且怀着极大的兴趣关注安妮嫁装的所有讲究的细节,就好像它们可以匹敌她自己的珠光宝气。 简不是才华横溢的,或许还从不曾听她说过什么有价值的评论,但是她从不说会伤别人感情的话——这也许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才能但绝对是稀罕的和令人称羡的。

“这么说吉尔伯特毕竟还是没跟你毁约”, 哈蒙·安德鲁斯太太说, 努力使自己的口气表现出惊奇,“嗯,布莱思家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总是信守承诺的。让我想想,安妮,你有二十五了吧,是不是?当我还是女孩的时候,二十五岁就是人生的第一个关口了。 不过你看起来还相当年轻,红头发的人总是比较不显老。”

“红头发现在非常时髦”,安妮还能勉强地微笑, 但是口气冷淡了许多。生活里培养的幽默感帮她克服了许多困难,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能使她的心理坚强到足以应付别人对她头发的指责。

“这倒是,这倒是”,哈蒙太太承认,“谁也不可能知道又会流行什么古怪的东西了。 好了,安妮,你的嫁妆都非常漂亮,并且和你的地位非常相称,对不对,简?我希望你将会非常快乐,我衷心地祝福你。订婚太久了有时候可能没好结果,但是,当然,你的情况不同。”

“吉尔伯特作为一位医生来讲看起来太年轻了,我担心别人会对他没信心”,加斯伯·贝尔太太忧心忡忡地说,然后紧紧地闭上了她的嘴,好像她的良心驱使她有责任要说这些话。她属于那类总是戴着一顶缀着黑色羽毛的帽子,并且将头发散乱地挽在脖子处的人。

安妮从她漂亮的婚礼物品上得到的表面的快乐被暂时蒙上了阴影,但是深层的快乐却不会就这样被扰乱。梢后吉尔伯特的到来,彻底驱散了安德鲁斯和贝尔太太带来的小小不快。他们沿着白桦溪谷一路漫游,安妮刚来绿山墙的时候,这些白桦还是小树苗,但是现在已经长成曙光与星辰仙女宫殿中高大的象牙柱子了。在它们的荫翳里,安妮和吉尔伯特这对幸福的情侣谈论着他们的新家和即将携手展开的新生活。

“我已经为我们找到了一个家,安妮”。

“哦,在哪儿?希望不会正好在村子里,我不怎么喜欢那里。”

“不是的,村子里没有房子可租了。这是一栋位于港湾的白色小房子,恰好位于圣玛丽山谷和四风岬的中间。路有点远,但是等我们安了电话就没什么关系了。房子周围的景色很美,可以看见日落,而且前面就是蓝色的港湾,海滩就在不远处——海风吹拂着沙丘,海浪拍打着沙滩。”

“但是那房子,吉尔伯特,我们的第一个家, 它是什么样子的?”

“不是非常大,但是我们住足够了。楼下是一间带壁炉的漂亮的客厅,饭厅正对着港湾,还有一个小房间将作为我的办公室。房子有六十年历史了——是四风镇最老的房子,但是维护得很好。它一开始就建得很好,而且大约十五年前全部整修一新——屋顶翻修、刷石灰,而且重铺地板。我相信关于它一定有一些浪漫的故事, 但是租房给我的男人并不知道。他说吉姆船长是唯一能够给你讲这些老典故的人。”

“谁是吉姆船长?”

“四风岬的灯塔看守人。安妮,你会爱上四风岬的灯塔的,它可以旋转,就像一颗璀璨的星星在曙光中闪烁。 我们能从客厅的窗户和我们的前门那里看见它。”

“谁是房子的主人?”

“嗯,它现在是圣玛丽山谷长老会教堂的财产,我从受托人那里租到它的。但是之前它一直属于一位老妇人——伊莉莎白·罗素小姐。她去年春天死了,因为她没有任何近亲,所以她的财产留给了圣玛丽山谷教堂。她的家具仍然留在房子里,我把它们大部份都买下来了——对于你来说它们就像首歌,它们的样子太老式了以致于受托人对能够卖出它们都已经绝望了。我想,圣玛丽山谷的人们偏爱长毛绒的织锦以及安有有镜子和装饰和的餐具橱。但是罗素小姐的家具非常不错,我确信你会喜欢它们的,安妮。”

“到目前为止,都还不错”,安妮点点头,谨慎地表示赞同,“但是,吉尔伯特,光有家具还是不够的,你没提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这房子周围有树吗?”

“噢,森林的精灵们,到处都是!房子后面有一大片的枞树,顺着小路是两排伦巴底白杨, 还有一圈白桦围着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花园,我们的前门直接通向花园。另外还有一个花园入口——两棵枞树交错的树枝形成了一个拱门,一扇小门安在它们之间,铰链在一棵树干上,扣锁在另一棵树干上。”

“哦,我太高兴了!我不能住在一个没有树的地方——要不然我的想象力会枯竭的。好吧,我想我不应该再问你那附近会不会有一条小溪,那样的话就太奢望了。”

“实际上是有一条小溪——而且它从花园的一角穿过。”

“那么”,安妮发出一声长长的满足的叹息,“你已经找到了我的梦中小屋。”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